1. 互联网的一些事首页
  2. 科技前沿
  3. 新鲜干货

千亿“锂王”赣锋锂业,面临周期性大考?

千亿“锂王”赣锋锂业,面临周期性大考?

作者 | 许芸

编辑 | 蛋总

出品 | 子弹财观

在新能源概念爆发的这两年来,谁是资本市场的最大赢家?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的热销,不少车企的股价在资本市场水涨船高,业绩同样出现大幅增长;更明显的变化还在于整个行业对动力电池原材料爆发的需求,财富效应扩散到上游原材料公司,锂企的业绩随之暴增。

有“锂王”之称的赣锋锂业在2021年就赚得盆满钵满,利润涨幅高达4倍。但赣锋锂业显然并不满足于当下的成绩,近年来,其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不断加强对锂资源的开发利用。

不过,锂产品价格具备周期性,赣锋锂业董事长、总裁李良彬今年年初发表新年致辞时直言,“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迟早有4万元的明天。”在近期市场的波动下,赣锋锂业的股价也受到一定影响,截至4月12日收盘,赣锋锂业报114.06元/股,较上一个交易日微涨1.84%,总市值为1640亿元。

如今,在高需求之下,不管是赣锋锂业这样的锂企,还是宁德时代这样资金雄厚的动力电池厂商都对锂资源展开了争夺。在疯狂扩产之后,一旦锂价如同曾经高涨的猪价一样回落,赣锋锂业的业绩高增长还能否持续?

1、暴涨的业绩

先来看看赣锋锂业交出的2021年成绩单。

2021年,赣锋锂业实现营收111.62亿元,同比增长102.0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28亿元,同比增长410.26%。

对比赣锋锂业过去几年的业绩,2021年无疑是其业绩爆发的一年。「子弹财观」梳理赣锋锂业历年的财报数据发现,在2018-2020年3年时间里,赣锋锂业的营收基本保持在50多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019年一度低至3.58亿元,甚至出现负增长。

微信图片_20220412202336.png

据悉,赣锋锂业业务贯穿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锂盐深加工及金属锂冶炼、下游锂电池制造及退役锂电池综合回收利用,拥有五大类逾40种锂化合物及金属锂产品的生产能力。其生产的锂化合物主要包括电池级氢氧化锂、电池级碳酸锂、氯化锂、氟化锂等,主要应用于电动汽车、航空航天、功能材料及制药等应用领域,LG化学、特斯拉、宝马等均为其核心客户。

从收入来看,赣锋锂业收入主要来源于锂系列产品和锂电池系列产品两大板块,其中,锂系列产品是其收入支柱。2021年,锂系列产品为赣锋锂业贡献收入83.23亿元,占其总营收的74.57%,毛利率达到47.76%,同比增长24.36%。锂电池系列产品收入为20.22亿元,占其总营收的18.12%。

微信图片_20220412202339.png

(图 / 赣锋锂业财报)

不过,这种业绩表现大部分是由于锂行业整体的价格上涨而导致的,因为在同一时期,赣锋锂业的竞争对手们也表现不俗。

其中,从事锂精矿开发销售和锂化工产品生产销售的天齐锂业业绩预告显示,其2021年预计盈利18亿元-24亿元,而2020年,该公司亏损18.34亿元,相当于在一年间彻底实现扭亏为盈。

从事锂产品业务的雅化集团,预计2021年营收达到52.32亿元,同比增长60.99%;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4亿元,同比增长185.5%。

从事锂矿采选、基础锂盐、金属锂和稀土产品生产与销售的盛新锂能,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63.88%达到29.3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3030.29%,达到8.51亿元。

而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赣锋锂业等前述几家上市锂企的表现同样亮眼。

2021年9月左右,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雅化集团和盛新锂能的股价都到达了近几年的最高点,分别为224.4元/股、143.17元/股、45.06元/股和76.96元/股,对比2021年年初,区间涨幅分别达到了101.58%、240.88%、86.58%和198.29%。

从数据表现来看,锂企无疑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2、坐收涨价红利

“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等锂企的业绩提升主要是吃到了新能源汽车和储能市场发展的红利。新能源汽车热销、动力电池出货量增加使得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暴涨,碳酸锂等锂产品的价格随之暴涨,使得相关公司业绩大幅提升。”动力电池行业观察人士花勤(化名)对「子弹财观」表示。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达154.5GWh,同比累计增长142.8%。反映了下游新能源汽车整车的旺盛需求。

在下游旺盛的需求刺激之下,动力电池原材料磷酸铁锂材料以及三元锂材料供需逐渐紧张,售价水涨船高。

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与2020年年初相比,2021年主流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平均价格上涨108.9%,磷酸铁锂电池正极材料平均上涨182.5%,三元锂电池电解液平均价格上涨146.2%,磷酸铁锂电池电解液平均上涨190.2%。

具体来看一下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的核心原材料——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售价。

据上海有色金属网等市场数据,2021年初纯度为99.5%的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5.3万元/吨,年末为27万元/吨,到今年4月12日,已上涨到了49.8万元/吨,期间涨幅高达839.62%;纯度为56.5%的电池级氢氧化锂(微粉型)2021年初均价为5.5万元/吨,到今年4月12日已涨到49.95万元/吨,期间涨幅高达808.18%。

微信图片_20220412202343.png

(图 / 上海有色金属网)

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的强势走高,在赣锋锂业的产品售价上也有所体现。

赣锋锂业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其锂系列产品的平均售价为7.23万元/吨LCE(LCE,文末注),下半年即已上涨到10.78万元/吨LCE,涨幅49.12%。

微信图片_20220412202345.png

此外,光大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赣锋锂业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均价分别为11.7万元/吨和11.07万元/吨,同比提升163%和113%。

汽车产业往新能源时代迈进已是大势所趋,在确定性的趋势面前,造富效应从整车、动力电池往这些曾隐于幕后的产业链上游锂企蔓延,不愿错过财富的锂企也开启了扩张之路。

3、周期之困

近年来,包括赣锋锂业在内的锂企都在加大锂资源储备,扩大产能。

比如,天齐锂业控股的泰利森拥有世界上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固体锂辉石矿格林布什锂辉石矿,旗下全资子公司盛合锂业拥有四川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采矿权,并参股了日喀则扎布耶和SQM的部分股权,实现了对盐湖锂资源布局。

再如,盛新锂能在本土锂矿、南美盐湖、非洲锂矿均有布局,目前仍在跑马圈地。

4月7日,盛新锂能宣布,全资香港孙公司盛熠锂业以277.5万澳元(约合1336万元)的价格认购澳大利亚ABY公司IPO前3.4%的股权。据介绍,ABY公司的创始人和核心团队拥有非洲主要矿山开发的丰富经验,核心资产主要为埃塞俄比亚的Kenticha锂矿(持有 51%股权)。

同日,盛新锂能宣布全资孙公司盛泽国际对智利锂业追加投资,继续认购后,盛泽国际对智利锂业的投资累计达到3455.39万加元(约合1.76亿元),持股增加至19.86%,为第一大股东。据介绍,智利锂业拥有18个位于南美地区的矿业项目,其中13个为盐湖卤水项目。

作为全球第三大及中国最大锂化合物生产商的赣锋锂业,已分别在澳大利亚、阿根廷、爱尔兰、墨西哥和中国青海、江西等地,掌控了多块锂矿资源。近期,其扩张之路也有了新进展。

4月5日晚间,赣锋锂业发布公告表示,近日其与合作方Mineral Resources Limited一致同意对合资公司Reed IndustrialMinerals Pty Ltd(以下简称“RIM”)旗下Mt Marion锂辉石项目的矿石处理产能进行升级改造。

根据测算结果,预计2022年4月前Mt Marion锂辉石项目的锂精矿产能将由原来的45万吨/年增加至60万吨/年。同时,RIM正在规划第二阶段的产能扩建,计划将现有锂精矿产能扩张至90万吨/年,预计在2022年底前完成。

从赣锋锂业产能来看,近几年,其产能尤其是氢氧化锂产品的产能不断提升。

2020年,赣锋锂业氢氧化锂产品设计产能从2019年的3.1万吨/年增加到了8.1万吨/年,有效产能则从2019年的2.4万吨/年增加到了2020年的3.1万吨/年,产能利用率88%。

不过,从赣锋锂业产能利用率来看,除了其金属锂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基本跑满,碳酸锂、氢氧化锂产品的有效产能仍有上升空间。

2021年,赣锋锂业金属锂产品的产能利用率达到了96.92%,基本是跑满状态。而其碳酸锂产品设计产能为4.3万吨/年,有效产能2.8万吨/年,产能利用率从上年同期的56.85%提升到了68.79%;氢氧化锂产品设计产能为8.1万吨/年,有效产能7万吨/年,产能利用率为87.98%。

微信图片_20220412202349.png

(图 / 赣锋锂业财报)

对于设计产能与有效产能之间的差距,赣锋锂业曾在2020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一般而言产线设计产能为年度中满负荷运转所能达到的理论产量水平,有效产能为当年实际实现的生产能力水平。由于并非所有产线均在每年初完全建设,存在逐步释放产能的过程,因此当年实际的有效产能并非为全年满产情况下的产能。除此之外,由于产线需要在固定时间内进行检修及升级调整,因此也会导致有效产能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动。”

赣锋锂业财报显示,其仍有位于阿根廷、墨西哥等地的多个碳酸锂、氢氧化锂处于在建状态。

“如果赣锋锂业的产能全部释放,对于其扩大市场份额的推动作用将是巨大的,而且目前赣锋锂业仍然在不断地加大锂资源的储备,这对于其未来的业绩将起到支撑作用。”花勤指出。

不过,他同时表示,当前锂产品高昂的售价是供需失衡导致的,但当下,不管是动力电池厂商还是锂企都在争夺锂资源,未来一旦大量产能得到释放,实现供需平衡甚至供给过剩,那么,锂产品高价将无法延续。

他认为,当前的锂产品价格疯涨显然不是一种健康的发展状态。受原材料涨价影响,新能源车的价格也在涨,消费者购车成本增加。

“短期来看,这样的涨幅可能一些消费者可以接受,但长期来看,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必然从政策导向走向市场导向,补贴退坡是肯定的。如果价格继续涨下去,不管是车企还是消费者可能都承受不了,一旦新能源汽车销量受不良影响,必然会反向传导到上游原材料,进而影响我国在汽车产业的‘换道超车’。所以,当下工信部等部门也在想办法引导锂盐价格理性回归。”花勤对「子弹财观」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如同猪肉价格有供需关系变化造成的“猪周期”,锂产品售价同样有周期,上一轮锂周期从2015年底开始,电池级碳酸锂不到半年时间,就从每吨4万多元一度暴涨到每吨17.8万元。

但周期必有底部,高昂的售价最终也会回落,也因此,虽然上一轮锂周期电池级碳酸锂有每吨约18万元的高价,回落后,也有2021年初5.3万元/吨的均价。

赣锋锂业董事长、总裁李良彬无疑十分清楚锂产品的周期性及其中潜藏的风险,其在今年年初发表新年致辞时直言,“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迟早有4万元的明天。”

对于锂产品的供需失衡,李良彬则认为:“因为相当一部分锂资源是掌握在国外企业手里,而国外企业对中国新能源行业的火爆不是足够了解,所以他们扩产的速度或者意愿没有中国本土企业那么强,由此导致了锂的供不应求,该释放出来的产能没有释放出来,最终造成锂供需的不匹配。”

在他看来,只要新增的资源项目能够尽快投产,就能缓解锂市场供不应求的现状。“从我们心理来讲,(锂盐)如果能达到每吨12万(元)就是比较好的价格,可以给企业带来较好的回报。”

当前,市场已不乏对锂产品高昂售价的质疑声。

3月25日,蔚来创始人李斌直言,今年以来碳酸锂价格上涨非常夸张,且总体上看投机性因素更多,从供需角度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

“我们也是呼吁上游,从锂矿的厂商,包括碳酸锂的厂商,能够从整个行业的长期利益出发,希望他们不要做投机性的涨价,去人为制造价格的上涨。”李斌表示。

4、结语

在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等锂企2021年暴涨的业绩和股价背后,是火热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传达到供应链上游的行业红利。

但凡事有利有弊,锂企在享受行业红利之时,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虽然当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已逐渐由政策导向向市场导向转变,但车企受制于成本压力纷纷提价,消费者端承压,一旦政府补贴退坡,压力更甚,产业链上游势必也将受到不利影响。

对于众多锂公司自身业务而言,“看锂价吃饭”将会使企业营收面临不小的周期性风险,而未来几年如何降低锂周期影响、保持持续增长才是真正的考验所在,即便是千亿“锂王”赣锋锂业也难逃这一场大考。

(注:LCE,碳酸锂当量的缩写,指固/液锂矿中能够实际生产的碳酸锂折合量。因为锂是非常活泼的金属,通常是以化合物状态存在的,由于锂含量不同,最后体现在经济数据上,一般要折合成LCE。)

*文中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

来源:子弹财经,已授权『互联网的一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69729.html (转载请保留)

作者:子弹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xieshi.com/16972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