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的一些事首页
  2. 科技前沿
  3. 新鲜干货

李彦宏找到“第二增长曲线”了?

李彦宏找到“第二增长曲线”了?

出品/子弹财观(又名子弹财经)

作者/行者

编辑/蛋总

3月1日,百度赶在财报季的开篇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的财报。

与以往互联网企业增速低于30%就被外界口诛笔伐不同,百度的最新财报显示其业务营收增速不到20%,却因为调整有序和新业务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投资人对百度的信心。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31亿元,归属百度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达到41亿元;2021年全年收入1245亿元,同比增长16%。其中,百度核心业务(剔除爱奇艺业务之外的其他所有业务,包括在线营销业务和非在线营销业务)收入952亿元,同比增长21%;在线营销收入740亿元,同比增长12%;非在线营销收入212亿元,同比增长71%。爱奇艺收入306亿元,同比增长3%。

微信图片_20220305210120.png

财报发出后,资本市场的反应异常迅速。当日开盘,百度美股市场股价大涨,3月1日收盘价达到162.86美元,同比上涨6.84%,市值达到567亿美元;3月2日,百度在港股市场的收盘价为158港元,涨幅达到6.8%。

对于百度这种大体量的中概股来说,这已经是超乎寻常的涨幅。那么,这份最新财报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引起资本市场的波动?被李彦宏尤为推崇的“萝卜快跑”真能跑出来吗?百度的“第二增长曲线”战略能成功吗?

1、一份不一样的成绩单

客观来看百度此次发布的财报,有一些与往期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2021年第四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31亿元,归属百度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达到41亿元,这是2021财年内连续四个季度超市场预期。

从某种意义上讲,营收和净利润超过市场预期,说明百度在基础运营层面确实摆脱了以前下降的趋势,虽然净利润相比2020年有所下滑,但从运营基础层面得到了改善并且走入一个稳定上升的通道。

其次,在全网流量见顶的行业环境下,百度App的MAU仍有14%的同比增长,月活已高达6.22亿,每日登陆用户占比达到82%,超过手机QQ、今日头条等App,创历史新高。

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数字,也说明百度的App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功能性搜索引擎,更多承担了从信息获取搜索到应用全链条的能力,让用户的沉浸度提升不少。

而在流量见顶的背景下,谁能争取用户碎片时间沉浸时长增加,就相当于降低了用户在其他平台的使用时长。在某种意义上,争夺用户的碎片时间,是当前各个互联网大厂竞争的核心,也是所谓“破圈”的意义。

正因为有了这些基础用户数量打底,百度也逐渐加强了自身系统的开放性——目前,用户可以在百度上看到B站和小红书等App内的内容,也可直接触达到美团、猫眼等平台的信息。在2021年第四季度,百度还与数十个互联网平台合作开发小程序。

在这样的开放度和用户增长背景下,百度的在线营销收入也有了新的业绩变化。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年在线营销收入为740亿元,同比增长12%;托管页收入仍占第四季度核心业务在线营销收入4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从全链条营销角度打造且由百度移动生态发展出来的电商、问一问等垂直类业务已形成规模。2021年第四季度,百度电商GMV较一季度增长了约5倍;截至目前,问一问已覆盖了19个垂直行业的4万多名优质答主。

财报显示,2021年,百度App提供服务类功能次数提高了74%。另外,截止2021年9月,百家号创作者已达460万,同比增长35%;行业达人创作者规模达70万,其中蓝领创作者同比增长208%。

同样地,在2021年四季度,百度App的电子商务与一季度相比,增长了约 5倍,来自第三方网站的商品SKU超过10亿。

因此,在财报分析师会议上,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表示,搜索不仅仅是连接信息,还连接服务,百度App已经从一个获取信息的工具,变成了一个有服务能力的移动生态,用户的每一次搜索行为背后的需求,百度都要设法满足。

2、投资人的看法

「子弹财观」注意到,百度的最新财报也引起了不少投行和分析师的关注。

“杰富瑞、瑞信、高盛和摩根大通这些大投行纷纷调高了对百度股价的预期,一般都比现价高50%以上,甚至杰富瑞认为百度有可能短期内触碰到280美元左右的股价高线,创中概股的年度增长记录。”美国资深华人投行经理、注册会计师潘美杏对「子弹财观」表示。

在她看来,百度此次财报核心的重点并不在于盈利多少和收入的增速,“大部分分析师和投行都认为,百度的价值在于此次彻底将AI这个前期大范围投资的技术的商业前景点出来了。”

由于之前不断地对技术投入,使百度财报的成绩并不好看,“投资人也是人,他们有自己的忧虑,但如果你给出这些投资带来的前景非常明确,且因为长期投资的技术壁垒异常高,投资人会迅速把你列为真正值得跟踪的股票。”潘美杏说。

她认为此次百度被看好是有原因的,根据现在资本观察的情况,百度似乎从长期基础投入中摸到了第2条发展曲线的成功可能性。

一方面,百度非广告营销的业务增长速度超过70%,首次成为百度可以期待的未来业务转型发展方向。

财报显示,百度2021年财年核心收入中,在线广告收入为740亿元,同比增长12%;非广告收入为212亿元,同比增长71%,主要受云计算和其他人工智能业务的推动。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百度智能云实现全年总营收151亿元,同比增长64%。目前,国内主流云计算企业增速普遍在30%~50%之间,从这点来看,百度已经超过行业均值。IDC报告显示,百度智能云在AI公有云服务市场已连续五次第一。

因此,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分析师会上表示,“百度AI技术已深入中国传统行业、政务服务部门……与此同时,百度萝卜快跑在2021年第四季度的订单量约21.3万单,环比增长近一倍,订单量全球领先,再次夯实百度在全球自动驾驶市场的领先地位。”

另一方面,庞大且持续的科研投入,给百度带来技术壁垒和探索的可能。这些年,百度在研发费用上的投入占比已经接近了20%,甚至超过了华为的研发占比。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百度核心研发费用221亿元,占百度核心收入比例达23%。

客观上来看,在短期内,这些巨额的研发费用没有转化为营业收入,反而影响了利润,让只通过三张表看公司表现的人简单地判断“百度已经没落”。

然而,这家企业正在构建的核心能力,却很少被人理解。“研发投入21.4%、民营企业500强研发强度第一”“AI专利连续四年申请量授予量国内第一”等信息背后,是百度在AI领域发力的实证。

那么,百度AI的整体能力目前到什么程度?以百度最引以为豪的智能驾驶来看,从前期的技术研发已进展到商业化初具雏形——2021年5月2日,百度的“萝卜快跑”成为中国首批“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入选平台,正式开启常态化商业运营,向公众全面开放。

目前,“萝卜快跑”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长沙和沧州全面开放,面向公众常态化试运营。根据Apollo平台发布的全球首个多场景自动驾驶运营报告,截至2021年上半年,“萝卜快跑”是全球唯一在多城开展多车型自动驾驶运营的出行服务,接待乘客超过40万名。

事实上,正是由于上述新业务的探索且有了初步商业化结果,才使得投资人和分析师比较看好百度这份增速没那么大的财报。

3、“第二条增长曲线”成功了?

据「子弹财观」了解,海外分析师在研判百度最新财报时,用了“找到第二条增长曲线”作为概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增速过70%的非核心业务,且长期坚持的AI技术形成了壁垒,百度似乎完成了“第二条增长曲线”的挑选和落地工作。

不过,若现在评判百度“第二条增长曲线”的选择和战略调整方向成功,还为时过早。

查尔斯·汉迪在《第二曲线: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中描述第一、二条曲线时曾表示,到某个时刻,第一曲线将不可避免地达到巅峰并开始下降,这种下降通常可以被延迟,但不可逆转;第二曲线必须开始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这样才有足够的资源(金钱、时间和精力)承受在第二曲线投入期最初的下降。

另外,不停地去开辟新业务和自己不熟悉的新领域,这并不是第二增长曲线。从很多成功获得第二条增长曲线战略的例子来看,绝大多数第二条曲线都是从现有业务层面延伸出去的,很少有跨越式变化第二条曲线的情况出现。

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百度当下选择AI和智能驾驶作为自己第二条曲线战略方向不是不行,但跟理论确定的内容不太相符。

原因很简单,百度一直是一个以搜索引擎和广告行为业务为核心的平台,现在广告带来的营销业务还占到百度收入的7成以上,因此整个平台战略的转型,挑选第二曲线应该是从原有业务优势部分延伸出来,而不是跨度扩大地找到新的方向。

当然,从第二曲线选择的理论上来看,跨度颇大也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但失败的情况占比是大多数。毕竟,在不熟悉的业务场加上投入巨额的研发和市场经费,其中的风险是不可控的。

在不少人看来,李彦宏决定百度转型杀入人工智能领域,并不是在分析百度原有市场优势和商业模式基础之上得出的结论,而是从一个崇尚技术的研发者角度而得出的结论。

但这会存在一些问题。

毕竟当下这些新业务占百度业务的占比也不到20%,其中的风险依然非常大。因为这些业务都是巨额的研发投入带来的,能不能抹平研发投入的鸿沟,彻底实现盈利,现在任何人都说不清楚。

目前,百度引以为豪的新业务,无论是飞桨智能引擎开发体系,还是百度大脑这个AI应用的核心,亦或是无人驾驶平台阿波罗和百度当红炸子鸡“萝卜快跑”,虽然有收入,但一切收入都抹不平相应研发和团队管理的支出。

换句话说,这些产品还处于极早期。

其中,被李彦宏尤为推崇的萝卜快跑,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百度智能驾驶无法迅速装机和形成自己商业模式的一个妥协。采用这种运作形式,相当于百度亲自下场制造并运营出租车,把自己由一个轻的软资产平台变成了一个重的资产运营平台。

未来,萝卜快跑在中国的发展还会受制于法律法规的变化,以及其他打车平台的竞争情况,百度很可能为此要继续投入大量的市场研发、制造和推广的费用。

而如果在性价比上没有领先别人的优势,萝卜快跑想在中国迅速取代其他出租车和相关运营平台的可能性并不大,很可能最终会步了小度智能音箱的“后尘”。

当然,这只是百度的新技术和新业务发展方向的一个潜在可能。通过这些例子,可看出百度着重想发展新业务的不确定性较大,而这可能是百度第二条增长曲线发展的最大障碍。

总体来看,百度最新财报展示出其在AI领域持之以恒的研发投入及初步成就,这是值得肯定的。不过,这份财报指出的只是一个发展方向,百度距离依靠AI商业化带来可观收入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子弹财经,已授权『互联网的一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68926.html (转载请保留)

作者:子弹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xieshi.com/168926.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