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的一些事首页
  2. 科技前沿
  3. 新鲜干货

2022年换工作之前,我们和这家新独角兽的员工聊了聊

2022年换工作之前,我们和这家新独角兽的员工聊了聊

出品 | 创业前线

作者 | 张老师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不少互联网打工人又开始考虑换工作这件事。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打工”依然是主流选择。毕竟“创业”和“打工”在难度上不是一个量级。找到一份好工作、一家好公司,对打工人来说异常重要。

「创业最前线」了解到这样一家公司——在如今的融资环境下一年半融资6次,投资方不乏华兴新经济基金、高瓴资本、高成资本、五源资本的身影;业务收入连续每年增长近100%,估值已经进入“独角兽”级别。这家公司就是深耕企业学习领域的SaaS公司——UMU。

据透露,截至目前,UMU服务世界500强企业中超过100家,宝洁、保时捷、松下、诺华等企业都在使用UMU做员工培训。

SaaS公司的核心业务指标之一,是客户的金额续费率。2021年,UMU的客户金额续费率达到200%以上,业务开始在To B的赛道上滚雪球,UMU也成为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

我们与这家公司的几位员工聊了聊,看看他们是如何做职业选择的,在 UMU工作的感受如何,也许能给想要换工作的你一些参考:互联网大厂或许不再是唯一或优先选择。

1、工程师:创业公司的全局视角与工程师文化

| 邵迪生:UMU工程师,前互联网大厂员工,加入UMU五年。

在UMU,我感觉到真正被关注、被关怀、被欣赏,作为一个程序员我很满足。一方面是生活上的,一方面是精神上的,我不知道这些东西除了自己媳妇还有谁关心。

五年前,刚加入UMU,公司才10人左右。或许有人觉得创业公司、小公司不稳定,说不定哪天就没了。面试时,我看了UMU的官网设计,金黄色的,看起来非常舒服,真的是很高大上的一种设计。在看过网站的代码后,我判定这家公司:靠谱。

后来跟老板聊完了解到,当时的UMU就已经有成型的商业模式,每个月都有现金流进来,销售天天去跑业务,不是那种PPT创业公司。

当年我27岁,在某个互联网大厂。其实在大厂待久的人都知道,职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上升的空间有限;上面没有leader升上去或者离开,自己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工作的感觉呢,每个人都是螺丝钉。每个员工只是上下游中的一环,除了高级别的员工,很难在工作中培养到全局视角。

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状态,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经过各方面综合考虑后,我就到了UMU。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03.jpg

(图 / UMU 办公室一角)

到了UMU之后,有一种全方位的参与感。刚刚提到,在大厂没有全局视角,因为很多事别人帮你做了,一些监控工具、运维,是因为有人替你把这事干了,你却觉得这些东西理是所当然的存在。

在UMU,需要把产品从0到1一点点做起来,可以了解参与整个模式、流程、产品,这些如何一点一点是怎么搭建起来的,它背后的思考以及每一次迭代原因和驱动是什么?这是很多大厂员工缺乏的,却是程序员最需要成长的部分。

从产品经理到交互设计师,再到我们前端,到后端,上下游之中,也包括销售、甚至人力,公司每一个人都是理解产品与公司的大目标的。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大家能形成合力,目标一致,这样效率才高。

UMU是有工程师文化的。什么是工程师文化?我理解的工程师文化是:技术有追求的程序员不断追求技术的进步,不是单纯的打一份工,写一段代码,而是实现价值。

我认为,有工程师文化的公司,作为工程师或程序员有义务或有能力引领着产品、用技术推动产品往前走。具体表现在勇于探索技术空白。在UMU,你的创意、你的想法真正可以实现,真正在身边发生,可以转化成一笔订单,一笔收入,成就感非常强。

我们直接跟销售接触,接受客户需求反馈,根据客户的需求做出新的功能。我们之前做过一个线下手势(挥手)翻页的功能,一想到就去做了,这个功能我们团队还真就做出来了,虽然最后由于商业化的考虑没有上线,但我已经很满足了。老板不会因为这个暂时不能变现就不让你去做,不让你去开发,在创意方面,我们的自由度是很大的。

关于待遇和福利,其实程序员就关心两件事:一是钱给没给够,二是有没有受委屈,也就是有没有成就感。

UMU薪资福利健全,待遇高于大厂,处于行业上游水平,五险一金就不说了,并且提供每日免费三餐,幸福感很高。

创始人李东朔多次提到,他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公司所有人。我的感受是,在UMU不需要考虑其他因素,好好工作就行了。我没有后顾之忧,衣服全是公司发的,这5年下来,我手上有几十件UMU的衣服,说实话,除了冬天穿的羽绒服,我很久没有买过衣服了。这对于程序员来说节省了不少精力。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07.jpg

(图 / UMU 周边:马克杯、亲子 T 恤、鼠标垫、笔记本)

我是一个很重视工作体验的人,公司从2015年开始就是标配MacBook、人体工学椅、机械键盘。我之前待过的公司,只有高级别的员工才能申请Mac,机械键盘也是自己配。我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觉,平时自己敲敲代码,还是很享受那种键程的回馈感。老板之前自己敲过代码,知道程序员想要什么。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10.jpg

在公司任何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主动性,都有owner精神。我可以说,工作中的上下游都是可靠的、可以信赖的,同事信任我、依赖我,我也用严谨、靠谱的工作回馈他们。这样的工作状态,我觉得挺好。

这就是我的体验。

2、销售:产品是销售的尊严

| 哈森:UMU销售,加入UMU三年。

产品是销售的尊严。坏的产品只能消耗你的人脉,好的产品却能给你足够的底气。

UMU是一款能给销售底气的好产品。比如说,我拜访新客户的时候,经常碰到客户主动说“我知道你们产品”;偶尔还会有客户补充,“他知道哪些头部的同行在用UMU”。

的确,UMU凭过硬的产品、技术和设计实力,拿下了很多行业的头部企业。以合规要求最高的医药行业为例,全球排名前20的药企中,有18家是连续多年使用UMU的大客户,且有持续增购的情况。

尽管我们的客单价远高于国内同行,但每周都会有客户弃用其他产品,转用 UMU。而客户一旦使用上UMU,再换平台的情况就很少发生了。续费和增购也非常多,有的公司刚开始可能是一个部门采购,后续会变成全公司采购;如果是跨国公司,往往还会从中国分公司推广到全球。所以我们不仅跟 HR部门/培训部门打交道,还会跟业务部门打交道;甚至,还需要跟美国、日本团队合作,做全球业务。

UMU是难得的完全自研AI技术并与应用场景很好结合的产品。技术X场景=产品,UMU的AI视频作业、uShow等AI工具,帮助客户实现了员工能力的规模化提升、缩短了员工达产的时间、提升了企业的生产力。客户的增购、续费,也是强有力的证明。UMU拥有5项发明专利,更多的专利在申请中,这让我对产品有十足的信心。

To B企业学习行业,是个千亿规模的市场,天花板足够高。目前,公司进入飞速发展阶段,UMU产品技术又取得了领先全球的突破,新的AI产品也即将发布。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15.gif

(图 / UMU 的 AI视频训练页面)

对销售而言,有太多行业需要深耕,太多领域需要开拓,太多优秀的销售伙伴需要招聘。如果你足够优秀,相信你offer上的薪资肯定高于市场水平。而且,来到UMU之后,你获得的回报,大概率会超乎你的预期。

3、新人:不做大厂的螺丝钉,努力一定会被看到

| 优墩墩:应届生,加入UMU一年半。

我从中学开始在美国读书,大学主修教育学,此前有在VC实习的经验,UMU是我第一份正式工作。

这一年要适应回国的环境变化、要完成从学生到职场人的角色转变、要让自己跟上如此飞速发展公司的节奏,当然会面对很多压力和焦虑。

但我更想说的是,这一年我在一家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公司,做自己认可、热爱的事,与很多优秀的伙伴合作,是人生中非常珍贵的经历。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18.jp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我的教育学教授曾说:“你们每天在图书馆里看书,就准备毕业之后这样去教书吗?”他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去看看真实的课堂发生了什么,要把教育的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

我觉得UMU的产品真实做到了用互联网的方式创造了代表未来的学习场景。我大四时研究的课题是“为什么线上课效果不好”。我们平时看到的线上课,只是简单地把线下课做迁移、把面对面教学改为面对屏幕,效果还不如线下教学。

UMU让我发现了通过技术手段,线上课的教学方式有了更多可能性,教学效果甚至能远超线下课,这是UMU产品已经做到的事情,而且我相信它能代表未来学习的大趋势。

读大学的时候我有纠结过要不要继续深造,我很喜欢做研究,但又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做学术研究,包括如果准备读到博士,就要在一个非常细分的topic里面深耕五到十年,这可能也不是我想要的学习方式。

UMU有很浓的学习氛围和很强的学习理论框架,所以工作以后我还是感觉自己在教育方向不停地认知新的理论,公司也会给我们个人学习给予足够的关注与支持。

像是CEO推荐的e-Learning and the Science of Instruction,Apply the Science of Learning 都是名校学习科学领域的必读书目,这也是我非常喜欢UMU的原因,我们真的是在遵循人们学习的规律在做产品。

UMU人手一本的《重新定义公司》,对我从校园环境到公司环境的转换有非常大的帮助,帮我理解了公司一部分的文化、机制源头,也启发了我个人如何成为卓越的团队成员。联合创始人曾经在学习圈分享过《谷歌方法》的读书笔记,我跟着也读了一下,一边感慨科技改变世界,一边真实地意识到创业不易。

很多同龄人会谈及要不要去大厂,但我听说应届生进了大厂往往就是一颗螺丝钉,所以个人并没有过这种念头。之前VC实习的经历,让我对创业公司怎么从一个阶段发展到另外一个阶段有特别大的兴趣,想尽自己所能多看多学,参与到公司成长中的每一步。

恰好UMU有非常灵活的制度支持。在这里,只要做好手头的核心业务,有任何新想法都可以提出,不会有一个森严的壁垒把你框住。

如果按照大家所谓大厂的分工来说,我在UMU的一年,产品运营、达人运营、社区运营、内容运营、活动运营这些岗位职责里的事情我都做过,引入大咖、服务企业客户等成果也都得到了公司的肯定。

我知道现在开春又有一部分朋友在考虑换新工作,也有不少刚刚步入职场的伙伴,我想跟你分享一个故事。这是UMU联合创始人对其他伙伴讲的,关于我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在邀请行业达人来UMU运营自己的学习圈;创始人李东朔说非常理解给陌生人打电话讲解新产品是一个很有挑战的事情,但经过我的工位听到我打电话的状态非常开心、是很认真地把高科技产品介绍给达人,就会让听的人觉得,这确实是个很有希望的产品、这是一件对的事。

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和你分享:

我确信UMU是个代表未来先进学习方式的产品,这种信念在这一年越来越坚定。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年轻人,你在UMU的努力会被看到。

现在,我已经转岗到CEO办公室工作。除了迎接更大的工作挑战,也能近距离向CEO学习。我在加入UMU后见证了很多伙伴在内部转岗与轮岗、转换到UMU不同城市的办公室,体验不同的工作视角,也能全面地发展自己。在 UMU,每个人都有机会享受万花筒般的职业体验。

4、职场幸福的三个阶段:巅峰时刻、心流状态、找到工作的意义

UMU创始人李东朔最想让员工体会到的公司关怀,他反复提到“人、产品、利润”的基本逻辑。“人对了,才能有对的产品;产品对了,才能有规模化的利润。人是事业成功的第一基础。”

微信图片_20220221193222.jpg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真正的职场幸福是什么?李东朔认为职场幸福分为三个阶段:巅峰时刻、心流状态和找到工作的意义。

“巅峰时刻,比如涨工资、员工上台领奖、得到了同伴的好评,或者团队一起聚餐,这些都是一些peak time(巅峰时刻),是一种瞬时体验,但这种瞬时体验是会消失的。如果单纯地追求巅峰体验的话,它会让你陷入一种新的焦虑中。如果把升职或加薪当成职场主要目标的话,你的幸福感可能会很差,因为越到后面越难,即时回馈性越差。

第二层是心流,即你能够以沉浸式的方式开展你想做的工作,你工作的时候时间‘哗’地过去了,怎么一下子就下班了,这已经是在心理上比较好的工作状态,你可以既敏锐又放松地、沉浸地开展工作,说明你在这个工作中能够发挥你的价值和优势。

第三层,我认为是找到了工作的意义,work with purpose. 这个意义可以是你对自己的,或者对社会的、对他人的、对客户的,你觉得有意义感的时候,就不容易被眼前的焦虑感所影响,可以专注地、长期地做好。”李东朔分享。

“UMU的愿景是希望做一家好企业,创造简单、纯粹的做事环境,用心创造人才体验,让员工身边都是优秀的人,做好产品创新,让员工看到公司发展与个人职业发展的美好前景。”

以上就是UMU员工的故事。UMU在To B的创新路径上一路狂奔,中国To B公司在全球市场能成长到多高,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创业最前线,已授权『互联网的一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68669.html (转载请保留)

作者:创业最前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xieshi.com/16866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