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的一些事首页
  2. 科技前沿
  3. 新鲜干货

出海十年,赤子城走到新路口

出海十年,赤子城走到新路口

作者 | 龙老师

出品 | 子弹财经

在「子弹财经」深度研究过的所有出海型企业里,赤子城科技的底色似乎格外地与众不同。

很多第一代、第二代的出海企业,或者有国内业务的成功基础,或者和国内巨头有牵丝攀藤的姻亲关系,走出去的时候,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光环或家底,如猎豹、如UC、如美图。

而彼时的赤子城,几乎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

这是一家“原生”的出海公司,它所有的业务都是从海外长起来的,它所服务的用户都是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外国人。尽管已经积累了超过10亿的用户下载,但国内依然没有很多人听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2019年的最后一天,赤子城科技登陆港交所,执锤的是生于85年和89年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刘春河和李平。敲锣的一刻,他们同时跃起。画面中,年轻和恣意的力量喷薄而出,挣脱了他们并不常穿的西服。

微信图片_20210826182249.jpg

一年多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这家公司,不仅仅是因为赤子城自身的进化和增长,也不仅仅是因为它和腾讯、字节的合作。

在新的时代节点上,“出海”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它不仅代表了一个垂直的行业,也描绘了一个动作。可以说,出海,已经成为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共同的“下一步”。

而在赤子城的身上,也折射着中国企业关于“全球化vs国际化”的出海选择。

1、出海2.0时代

2013年,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历史上,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年份。

这一年,百度“鲸吞”91无线,阿里并购高德、UC完成了手淘的改造,微信的增长让腾讯找下一个十年的支点,360和“反360联盟”进行了一场场鏖战,滴滴和快的在资本的支持下疯狂对抗……

看似,这是移动互联网在中国落地三年后的第一个爆发期。

但是,在北邮附近租房办公的一个叫刘春河的年轻人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巨头们的生态地图越来越大,新生代创业者在国内要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大风口,机会不大。要么抱大腿,要么就要出奇招,到没有BAT的地方去。

所以,2013年前后涌现出不少出海者,有猎豹的傅盛,也有“移动网盟”三杰——Yeahmobi的邹晓武、Avazu的石一和Mobvista的段威。当然,还有刘春河和李平。他们带着中国移动互联网几年积累的创新,很快吸引了不少海外的网民。

这些企业的出海基本都是主打工具软件。工具没有文化属性,没有运营需求,特别适合早期势单力薄的出海者。

然而,这波浪潮不过匆匆三四年。国内的创业者们发现,工具软件的天花板实在太低,而且整个发展命脉,全都掌握在谷歌和Facebook手中,它们是流量来源和金主……于是,有人折戟,有人放弃,但也有人扎根了下来,并打开了新的天花板。

赤子城就是其中最坚决的扎根者,而这份扎根在今天已经有了丰富的回报——2019年,赤子城科技于港交所上市。如今,无论从营收规模还是用户规模看,赤子城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社交出海公司。

公司近日公布的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赤子城科技总收入约10.4亿元,同比增长约6倍,净利润约为1.4亿元,同比增长近40倍。目前,赤子城的自有产品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年上半年,公司产品月活超3300万,同比增长超100%。

当然,这波增长里,有后疫情时代线上场景爆发的因素,但真正核心的原因,还是赤子城已经在出海社交赛道建立了足够宽阔的护城河。

这和赤子城的远见关系很大。2015年,公司在出海不久便提出“工具必死”的观点,他们发现,很多工具实际上做了手机系统开发商的活儿,随着手机操作系统的完善,这些需求会大幅度下降;更重要的是,工具软件具有典型的“用完即弃”的特点,很难建立用户粘性,所以发展空间非常有限。

和很多出海巨头转回国内发展不同,自始至终生长于海外的赤子城,选择在海外市场扎下根来,进入下一个时代。

问题是,往哪走?

答案是,社交。

2、驶向深海

事实上,赤子城不是第一天转型就摸到了陌生人社交这个金矿,而是经历了复杂痛苦的转型期。

先是开始进一步“去工具化”,咬牙砍掉了一些尽管赚钱但和长期发展路径不符的业务,比如纯工具业务、广告平台等。

与此同时,赤子城发现,有一类产品比工具更具有黏性,那就是内容型产品,如游戏、资讯、视频等。

尽管当时抖音、快手等还没有大火,但赤子城的团队已经发现,从“内容”再跳跃到“社交”,似乎是一条比从“工具”直接跳转到“社交”更通达的过渡路径,也更靠近用户、更利于他们驶向“深海”。

有业者评论说:由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市场规模庞大,中国用户可能先于海外消费者认识和遭遇到某些特定挑战和难题,中国互联网公司可以通过创新来解决这些问题。未来的行业发展,将摆脱模仿模式,产生更多本土化的发明和创新。而这些创新对于处在新兴市场的国家绝对是降维打击。

赤子城显然认可这个观点,而且现在,轮到他们来验证这个观点了。

赤子城的早期产品Solo Launcher,是一款极简AI桌面,核心功能是个性化推荐,能推荐资讯、视频等等。从当时看,这种功能是为了增加流量,但从今天的视角看,这不就是当今大热的推荐引擎么?

世人皆知字节跳动因为推荐引擎而兴盛,但赤子城在2016年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始于Solo Launcher的算法。这是赤子城后来不断进化的重要能力,也验证了中国企业“先遇到问题,先解决问题”的降维打法。

然而,拥有能力并不是在社交市场上成功的唯一要素,特别是“内容+社交”的产品,运营门槛很高,赤子城需要调整的是整个打法和一个全新的平台。

公司先是在东南亚市场试水。东南亚和中国同属一个广义文化圈层,所以中国软件出海,东南亚往往是首要立足点。赤子城的社交出海起点是泰国,随后其社交产品相继在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生根发芽”。

2016年,赤子城还投资了当时被称为“海外版陌陌”MICO。虽然如今MICO和陌陌的模式已大不相同,但可以看出,赤子城押注的赛道在当时就已锁定。

如果说当时赤子城的优势是技术和流量,那么MICO的优势就是本地运营能力。MICO团队有很强的全球化基因,核心班底来自中兴、华为的海外业务部门,还有来自一批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从事出海业务的人才,二者对各自的优势融会贯通,逐渐在海外社交赛道崛起。

社交出海过程中,赤子城遵守一条稳扎稳打的路线,先切入东南亚、中东、南亚这些新兴市场,最后进入市场成熟度最高的欧美、日韩。

工具起家的赤子城团队,在开拓中学会了本地化运营。

在中东,MICO的礼物融入钻石、跑车等中东人偏爱的财富象征元素。在美国,MICO针对用户喜欢表达个性的特点,举办了Rap Battle、Pride Day等活动。在日本,产品中则融入了二次元、霓虹等元素,并通过参加漫展等方式和用户互动。

微信图片_20210826182254.jpg

不得不说,中国人先天就是聪明的、善于经营的,愿意“放低姿态”真正尊重不同市场的需求。这一点,赤子城在进入社交赛道后,很快就学会了,并且表现出色。

2020年,赤子城通过收购把MICO彻底揽入怀中,这样,无论是技术还是流量,以及核心的AI引擎和用户场景引擎全部共享给了MICO。这使得MICO开始加速,成为海外第一梯队的开放式社交平台,目前累计进入99个国家的社交畅销榜前十。

然而,赤子城已经不满足于再靠单一的产品打天下了,无论是国内“字节系”APP工厂式的成功,还是开阔的海外市场丰富的视音频社交需求,都使得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需要很多细分化产品打天下的时代。

和主打私人社交链、有超强黏性的熟人社交产品(如微信、FaceBook等)容易形成垄断的格局不同,不同地区的用户对开放式社交的细分需求很丰富,包括:交友约会(TanTan)、音频社交(Yalla、YoHo)、视频社交(MICO、Yumy、LivU)、游戏社交(Hago、Yalla Ludo)、同性社交(Blued)等等。

赤子城科技显然十分看好视音频社交,目前移动互联网和5G的普及,使视音频时代扑面而来,而且视音频交互的信息量大、娱乐性强,与社交的叠加一定能产生重量级产品。

但他们也同样看到,视音频社交产品需要的带宽和服务器资源远远大于传统社交,是一个属于巨头的市场,对于赤子城来说,投入视音频社交是一次豪赌。

2019年,公司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赤子城在香港上市,开始了二级市场募资的道路。另一方面,公司开始研发和推出一系列视频社交产品,由公司联合创始人李平直接负责。

事实证明,由于路径清晰正确、业务数据亮眼,历来“苛刻”的港交所对赤子城的欢迎度很高,“社交出海第一股”的清晰概念,使之赢得了“超购王”的美誉,大举进入视音频社交市场的资本,有了。

今年,赤子城又一款视频社交产品成为爆款,“心动社交”产品Yumy全球下载量快速突破1000万,进入多个欧美国家社交应用下载榜前20。这再次证实了赤子城的研发和破圈实力,特别是在视音频、用户场景引擎、人工智能方面的积累。

微信图片_20210826182257.jpg

依托Yumy、MICO、YoHo等产品,赤子城搭建了规模化的全球社交生态,在中东、印巴、东南亚等市场站稳脚跟,并成功打入欧美市场,进入第一梯队。最新公告显示,赤子城社交产品累计下载量超过2.54亿,今年上半年平均月活达约1741万,较去年下半年环比增长约38%。

3、从全球化到国际化,从运营到经营

在互联网出海领域,一直存在两条路线之争,那就是“全球化”模式和“国际化”模式。

这两个模式初听只有字面意义的些微不同,但本质上完全不同。

全球化出海的代表是美国模式,也就是一个引擎、一套系统吃遍天下,谷歌、Facebook、YouTube等,全部是这个模式的代表。全球化模式的成功,依靠的是美国的综合实力,包括技术能力,更包含隐形的文化影响力。

全球化模式的优点是成本低,不依赖或只需要规模很小的本地团队,缺点则是本地化很难做到位,因此更适合工具属性强的业务,比如谷歌的搜索,有没有本地化团队关系不大。但对于需要重运营的业务,全球化模式很难做到满足细分市场需求,从雅虎到团购鼻祖Groupon再到Uber,这些企业在中国的“团灭”,除了中国本土企业的竞争力以外,没有强运营支持是一个关键原因。

而所谓国际化模式,就是中国模式,这种模式的特点是先易后难,但壁垒深厚。这种模式要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慢慢开拓,根据当地特点、文化、习俗、用户习惯,建立本地化运营团队,与当地的文化系统深层次对接。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更富于进攻性的美式文化,和更谦卑、兼容优点并为己用的中式文化,所决定的两种风格。

前文曾提及,2016年以后的赤子城,除了继续在产品上探索,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搭建海外运营团队。这个过程很难,核心的难点是找人,要找真正熟悉当地、懂本地、在当地待了多年的人。

而这个积累过程的爆发产生的指标级现象,就是赤子城于2020-2021年在成熟度最高、也最难开拓的发达国家市场开始狂飙突进。

具体来看,今年以来MICO稳居美国社交应用畅销榜前20,还进入加拿大、瑞士等多个发达国家和地区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新产品Yumy全球下载量快速突破1000万,接连进入美国、加拿大、英国、丹麦、荷兰等多个欧美国家和地区Google Play社交应用下载榜前20;语音社交产品YoHo也进入了美国、法国等欧美国家社交应用畅销榜前10。

微信图片_20210826182300.jpg

另外,长期积累的本地化经验,使赤子城具备了从“运营”向“经营”进一步飞跃的能力。

经营是一个比运营更重的词。赤子城从运营走向经营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开始在产品使用、团队搭建、企业管理、用户服务、社会责任等维度都渗透本地化,将“本地化”的理念渗透到企业战略中。

除了前文提到的产品使用层面,赤子城重视当地资源,并与他们建立连接,达成合作。比如在日本,MICO宣传片登上了东京、大阪等城市的地标大屏,还和当地知名手表品牌举办联名活动。

微信图片_20210826182303.jpg

另外,赤子城在全球十余个城市落地了本地化运营中心,打造了金字塔式的团队架构。赤子城的埃及分部,在许多当地人眼中是处于前沿行业的高科技“外企”,公司也会给予当地员工丰厚待遇。有媒体报道,赤子城埃及普通员工薪资与当地银行白领基本持平。

我们还能看到公司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举办了不同类型的公益活动,比如在中东帮扶爱心学校,在菲律宾水灾期间发起了声援菲律宾活动等。

深度本地化经营是为了在当地长期扎根,“不是赚一笔钱就走,而是在海外做十年、二十年的生意”,这也意味着赤子城将会继续加大投入出海业务的力度。

公司在业绩报告中表示,将持续扩大社交用户规模与市场覆盖,同时还将继续发展游戏、探索跨境电商等多元业务。显然,赤子城的蓝图不止于社交和游戏。

游戏是赤子城社交业务外的一个“垂直方向”,已形成一定规模。资料显示,公司游戏产品下载量达2.09亿次,目前正大力拓展中重度游戏。

随着技术、运营再到经营的能力闭环建设,赤子城在社交之外,除了利润丰厚的游戏市场,还有进入更多业务的想象空间,跨境电商也许只是其中一个。

出海十年,赤子城已经走到了新的路口,从一片浅滩驶向一片蓝海,它正迎来属于自己的大航海时代。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来源:子弹财经,已授权『互联网的一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64372.html (转载请保留)

作者:子弹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xieshi.com/164372.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