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的一些事首页
  2. 科技前沿
  3. 新鲜干货

小米造车苦了谁

小米造车,米粉造反。

小米造车苦了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ID:kejixinzhi),作者:古廿。

3月底两天的小米发布会,从一开始外界期待的芯片到小米折叠屏的MIX系列再到最后一天前夕传出的造车。小米用一波波拉满预期的未知产品,一步步将冗长的两晚发布会打造成了中国版科技春晚。

手机圈热议小米“安卓系列”的高端手机;家电圈热议小米全屋智能的高端产品;汽车圈热议小米100亿造车够不够;芯片圈争吵影像级ISP芯片是不是耍猴;设计圈争论200万新logo值不值。

有网友评论说:在这场发布会的策划上,小米跨界学习了美团“高频带低频”的商业模式,试问单一来看,哪个圈子的独立发布会能够达到这种曝光度。

小米造车苦了谁

根据百度指数、微信指数显示来看,在发布会的两天时间里“小米”的热度都冲上了最近一年的最高峰。

无疑,这场发布会是成功的。如今回顾来看,这场发布会小米发布了什么反倒没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全网热议下的小米。虽然不能说一场科技春晚带货无数,但是至少也收获了无数路人对于小米造车梦的好感。

同时这场发布会也是极具性价比的,通过聚合发布会,小米以核心手机圈子作为传播冷启动的用户群起点,终止于雷军十年重新创业的小米造车梦,实现了全网不分圈层的曝光度。

只是一方面依靠颇具性价比的聚合发布会出圈获得路人的品牌好感,另一方面同样因为性价比薪酬,雷军的微博正在被小米的核心用户群—米粉们攻陷。

|  小米造车,米粉造反

3月30日晚间,雷军在小米发布会最后半小时披露了关于造车的心路历程。雷军表示,他愿意押上人生全部声誉,亲自带队,为小米汽车而战,造车将是其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

关于为什么下定决心all in造车,雷军表示发布会前小米官微做了调查,有两万人参与,92%的人表示,愿意买小米的车。

随后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网友们戏称“雷布斯”变成了“雷斯克”,媒体将小米的造车情怀总结为“为米粉造车”。

只是3月底小米为米粉造车官宣没多久,4月初同样在微博,米粉们却开始造反了。

这对于主线手机业务冲高端、支线业务全面开拔造车的小米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雪上加霜的是,这个不好的消息是从小米的起家之本MIUI系统上爆发出来的。

小米造车发布会以后,在微博拥有2000万粉丝的小米集团CEO雷军的微博就开始因为MIUI问题被米粉们攻陷了。

随手点开雷军4月份以来的微博,评论区高赞留言里总会夹杂着“MIUI Bug多,撤掉MIUI负责人金凡,MIUI不管了嘛”等等关于MIUI系统问题的反馈和抗议。

如此大规模的集中抗议背后是MIUI系统作为俘获第一代小米用户的杀手锏,如今正在被米粉抱怨系统Bug太多。

小米造车苦了谁

对于Bug问题,4月7号B站数码区UP主木羽说科技发布了一则《小米高端路的最大障碍——MIUI》的视频,视频中细数了MIUI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还称MIUI现在已成为小米冲击高端市场路上最大的障碍。

截止到目前(4月17号),该视频以近189万次的播放量,1.3万个弹幕,2.1万条评论的数据成绩被B站107期每周必看收录,此次事件也被网友称为MIUI系统问题第一次进入官方视野的暴雷。

B站MIUI系统问题引发网友热议以后,小米官方作出回应并将系统 Bug问题主要归因于安卓的大版本更新。

不过有网友发现,尽管大版本的更新,不可避免会出现Bug。但是在Bug的解决速度上,此次MIUI表现拉跨。

一般来说,为了减少手机系统的更新Bug,业内主要采取两种方法:一种是上线前的大范围内测修补提高稳定性,另一种更重要的则是上线后的及时修补维护迭代。

大家一直以来戏称:“只要修复更新快,用户吐槽就跟不上。”那么这次MIUI修复的速度怎么样呢?

相比以往小米历史上其他系统版本的维护迭代更新速度基本保持在3个月左右,如今的MIUI 12.5从去年发布到现在,近4个月时间过去,早期的Bug问题没有解决,近期的Bug也越来越多。

速度慢,Bug积累越来越多,也是此次米粉大规模抗议的主要原因。时间拖这么长,Bug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是小米自己不知道嘛?

目前来看可能并不是,比如在最新发布的两部高端之作安卓机皇小米11 Pro和安卓之光小米 11ultra都没有搭载MIUI 12.5。

按照惯例,高端顶级硬件+最新版本的系统才等于高端手机产品。然而此次MIUI最新版本并没有在小米最新版本的高端手机产品上出厂预装,显然MIUI最新版本的系统不稳定,官方是知道的,但是却一直难以解决。

为什么难以解决?在此次MIUI暴雷发酵的起点—关于MIUI系统问题汇总的B站爆款视频下方,一位自称小米研发员工的网友高赞留言表示:MIUI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小米薪资低,留不住人才,以及不断增加新功能无暇顾及代码的整理与优化。

不过对于此事,小米官方目前并未做出回应,如果此事为真,这样来看眼下MIUI系统研发部门可能正在面临两方面的困难:一方面是招人难,版本更新功能过多,人不够用无暇顾及;另一方面是薪酬低,人才外流,难以快速解决问题。

不管哪个原因都说明小米MIUI系统研发部门目前薪酬吸引力不足,招人难,易流失。虽然薪酬吸引力不足,但是小米并不缺钱,至少从公开账面上来看,雷军表示小米成立十年以来,攒了1080亿,所以才敢造车。

造车不缺钱,但是人力成本投入上讲究性价比,这可能是小米一直以来的薪酬模式。

 |  一线的声望,二线的薪酬

作为一家以售卖手机为主营收入的硬件厂商,在2018年的IPO招股书上,雷军写的是:小米是一家以小米、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如今作为互联网公司,目前拥有近2万名员工的小米也已跻身互联网大厂序列。

以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小米手机收入达1522亿元,同比增长了24.6%,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64亿台,同比增长了17.5%,全年ASP同比增长6.8%达到1039.8元。

这是小米2020年第一季度手机ASP上升到千元以上后,连续四个季度,2020年一整年手机业务的整体平均售价都保持在千元以上,2020年也被认为是小米摆脱性价比标签,开始冲击高端手机的元年。

虽然主营手机业务正在逐渐摆脱性价比标签,但是小米员工的薪酬待遇在互联网大厂序列仍然是颇具性价比。

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米拥有22074名全职员工,小米的薪酬开支总额(包括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为人民币99.15亿元。可以推算出,小米人均年薪约为44.91万元,人均月薪3.74万元。

对比市面上的互联网大厂,以腾讯为例,2020年人均月薪6.76万元;同行业的华为,2018年就曾被报道平均年薪70万。

如果说对比第一梯队的大厂,对于位于第二梯队的小米来说有压力,那我们再来看看小米员工的涨薪空间。

虽然2020年小米员工月薪近4万元不算少,但是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小米拥有18170名全职雇员,薪酬开支总额(包括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为人民币83.05亿元。可以推算出,小米人均年薪约为45万元,人均月薪3.75万元。对比来看,也几乎没有涨薪空间。

除了实际薪酬之外,影响员工工作积极性的还有期待薪酬,一般来说期待薪酬来自于员工对于自身能力的估值+公司行业地位的溢价。

根据目前网络社交平台的小米员工吐槽来看,一个明显的问题是,虽然小米收入和市值水平是第二梯队的互联网大厂,但是小米的公司声量和员工素质都是一线大厂的配置。

这种问题导致的结果就是内部员工感觉顶着一线大厂的名声,拿着二线大厂的薪酬。

虽然内部没有涨薪空间,但是外部诱惑很大。不管是长期回报的期权激励还是短期的现金回报,从第二梯队跳槽的小米员工都颇受第一梯队的新经济大厂们欢迎。

小米造车苦了谁

根据脉脉最近刚发布的《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显示:智能硬件公司人才流入流出中,小米集团人才流出到字节跳动、快手、美团等新经济创业活跃型公司居多,流入端则是以百度、腾讯等传统大厂为主,一定程度上证明小米对于创业创新型人才吸引力下降。

同行业相比,OPPO的人才流入端则主要是来自新经济公司字节跳动和同业跳槽的小米集团。换句话说就是相比过去,如今字节、快手等新经济公司的未来比小米性感的多,同行业竞争力上相比OPPO也明显不足。

一方面位于行业第二梯队相比第一梯队的腾讯、华为等大厂没有明显的人才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对于小米内部员工来说,也处于涨薪空间不足,内部竞争积极性有限的状态。

|  年轻人看不上的股权,难有的雷式创业精神

外部没有人才吸引力,内部没有涨薪竞争空间。不止如此,曾经被外部商学院总结为小米模式成功原因的“股权激励薪酬”,如今也正在丧失吸引力。

根据脉脉《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显示,对于目前的年轻人来说,虽然看到大厂的期权、股权会羡慕真香,但是到了自己选择时,对于确定性的短期回报才是最为看重的。

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多发点现金,风险投资我又不是不会,自己炒股,自己选择的基金它不香嘛。但是对于雷军来说,用短期现金回报留下的人才却不香。

早年雷军在接受博客天下专访时,对于用人选择曾经讲过一个招人经历。在创业早期,雷军为了找一个硬件负责人,前前后后跟心仪的候选人谈了3个月,一个星期谈5次,每次谈10个小时。

经过十七八次说服对方以后,最后在关于薪酬上谈崩了。对方对于股份无所谓的态度,让雷军觉得绝望。因为在雷军看来,如果一个人不在乎股份,只是要一份工资不错的工作,他是没有创业精神的。

用股份圈住人才,大家成为一条船上的人,共担风险是雷军喜欢的薪酬设计模式。这种薪酬体系也一直留保留到现在,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小米目前有三种薪酬制度:1.拿现金;2.拿少量的现金,大量的股权;3.拿大量的现金,少量的股权。

公开报道显示早期有70%的内部员工选择第二种方式,简单来说就是把现在的钱留到未来给。但是未来究竟能赚到多少,则完全未可知。

根据晚点 LatePost 2019年4月份的《小米财富金字塔》报道显示:有员工即使2014年在小米最辉煌时期加入公司,面对2016小米下滑危机时依然会选择离职。离职后手握4万多期权,即使上市时全部套现,小米股票+薪水也没有他当时的现金薪酬高。

股权绑定对于具有市场的职业经理人来说依然有限,对于更多的基础员工来说也难以实现想象中的暴富。

报道显示2017年加入小米选择拿股权的基层员工,2019年时拥有2万股左右,账面价值大概20万,没有暴富甚至加起来也只是刚刚和过去几年损失的现金持平。此时,距离小米上市9个月,员工期权解禁过去3个月。

创业早期拿股权承担创业的未知风险,上市以后员工却没有获得对应的风险回报。

如今,作为一家成立10年的成熟大厂,企业风险相对降低的同时,目前小米股权相比早期更少了些诱惑力和实际变现能力。

不过即使如此,在现金用人上小米未来可能依然不会加大投入,毕竟对于小米的造车梦来说,充沛的现金流是不允许出错的最后保障。

只是相比已经实现财富自由的雷军,可以大谈延迟满足、长期回报的创业梦想。目前的一个职场事实是,对于更多自嘲打工人的年轻人来说,怎么尽量短的时间内实现自我的物质满足才是关键。

全球专业招聘集团瀚纳仕日前基于对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等五个亚洲运营市场的在职专业人士和企业调查反馈发布的第14次《瀚纳仕亚洲薪酬指南》显示。

58%的求职者为了更好的薪酬待遇寻找工作,对于正在找新工作的职场人士来说,薪酬待遇是影响他们求职主要原因。

对于在职人士来说,自2017年以来,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考虑留在原公司的首要原因,其次才是薪酬。如今,这一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数据显示49%的受访者表示薪酬待遇是他们留下来的关键因素,这一比例在过去两年中上升了10个百分点。

在对2021年薪酬水平预估上,69%的中国大陆求职者会寻求加薪,较2019年的数据上升了12%。其中,有39%的受访者预计加薪幅度将超过10%,另有30%的受访者认为加薪幅度在6%至10%,均超于亚太平均水平的两倍。

作为一家2018年上市的公司,一方面上市以后一直低迷的小米股价需要不断地讲出新故事,干出新业务,才能创造股价的新未来。另一方面,一直低迷的股价又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现金报酬不足的员工积极性,增加了手里股权未来可套现的不确定性。

不过唯一确定的就是根据目前国内新能源造车三宝的创始人在创业前的情况来看,雷军和这三位创始人都一样,至少在全力all in前都已经实现财富自由。

对于已经财富自由的雷军来说,all in造车实现人生最后一个十年创业梦才是关键。只是财富自由的雷军全力all in造车的同时,依靠手机业务吃饭的兄弟们却没人管了。

虽然开展新业务造车是为了公司未来,提高公司的薪酬竞争力也是为了公司的未来。但是目前来看,宣布全资子公司造车的小米,显然短时间内薪酬竞争力至少不会提高。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已授权『互联网的一些事』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54010.html (转载请保留)

作者:科技新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xieshi.com/15401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