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加速逃离美股:下一个是58同城?

中概股加速逃离美股:下一个是58同城?

中概股正在加速逃离美股市场。

从疫情引发美股震荡,到针对中概股的密集做空,再到中美经济硬脱钩的持续推进。滞留在美国股市里的中概股,被迫面临着越来越高的市场风险。

所以当陈欧终于得偿所愿完成聚美优品的私有化,他可能也会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引领了风潮——打响了2020年中概股退市潮的第一枪。

看起来,打响第二枪很有可能会是58同城。

北京时间4月20日晚间,58同城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本月初收到的私有化要约,或公司可能采取的其他替代性战略选项进行评估。该特别委员会由两名独立董事组成,分别为杜瑞璞(Robert Frank (Bob) Dodds Jr)和董莉(Lily Li Dong)。

加速推进私有化评估

58同城对私有化很上心,推进私有化评估也非常积极。

4月2日,58同城宣布收到来自鸥翎投资(Ocean Link)的非约束性收购要约,以每股A类或B类普通股27.50美元现金,ADS 55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全部流通普通股。

根据4月2日收盘价,鸥翎投资55美元/美国存托股票收购意味着溢价4.24%,即交易总额将超过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7亿元)。

58同城董事会表示:“将会尽快对此要约进行评估。”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尽快”真的非常快。

4月13日,58同城即宣布,任命杜瑞璞和董莉为公司独立董事。杜瑞璞是得璞资本联合创始人及董事总经理,有着丰富的并购、IPO负责经验,而董莉当前为易鑫集团(HK:02858)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兼审计委员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成员,同样有着丰富的财务经验。

4月20日,58同城成立由两人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一连串动作可谓马不停蹄,急不可耐。

58同城并不缺钱

虽然看起来对私有化邀约很上心,但事实上58同城并不缺钱。

2015年不惜亏损,完成对赶集网和安居客的收购之后,58同城的盈利能力飙升。2017年之后净利润更是频频出现三位数增长。到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97.02%至84.53亿元,这个利润表现比“中国互联网老三”美团2019年的46.6亿元都要强的多。

58同城似乎并没能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贝壳找房和BOSS直聘等新兴势力崛起的过程中,其主营的房产和招聘业务不断受到冲击,用户和雇主加速逃离。长远来看,其增长潜力不足,没有多少市场想象力可言。

但是近三年赚的多、花的少,58同城当前确实不差钱,截至2019年末,账面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高达53亿元。

3月国内疫情得到初步控制,58同城就开始了大手笔的投资活动。

3月24日晚间,58同城宣布,与二手车电商平台优信集团签订协议,以1.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资产;3月31日,58同城与58爱房宣布,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共同投资5亿元。

总之,现在的58同城并不缺钱,甚至比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都要过的轻松,从处境上来看当前的58同城并没有充足的理由接受投资或者收购。

到底谁看上了58同城?

买卖能不能做成,说到底还是要看买卖双方的意愿,卖家是谁很重要,买家是谁同样重要。

4月初向58同城发出非约束性收购要约的是鸥翎投资,这是一个资本市场中的低调玩家。

梳理网络公开信息可知,鸥翎投资创立于2016年上半年,由江天一和郑南雁两人联合发起建立。2016年8月,梁建章和张弛相继加入鸥翎,为其带来了携程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两大财团的强力支持。

其中,郑南雁曾是梁建章的得力干将,也是铂涛集团的创始人,而江天一与张弛曾一起供职凯雷投资集团,而凯雷同样也是铂涛集团的联合创建者。

所以向58同城发出非约束性收购要约的鸥翎投资,本质是携程系资本。事实上单凭鸥翎投资本身,并没有能力掏出80亿美元完成对58同城的私有化。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鸥翎投资共管理2个基金,管理规模为1-10亿人民币。据投中网报道,知情人士称:“鸥翎投资打算主要用股本及可能的债务资本来支付对价,至于具体是否可以完成,尚不清楚。”

总的来看,这次收购要约如果达成,很可能结果就会变成58同城和携程相互持股,双方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携程与58同城同病相怜

携程近几年的遭遇和58同城有几分同病相怜。

在2015年成功合并去哪儿之后,阿里的飞猪和美团酒旅却蹦了起来,对携程形成了新的威胁。

面对两个携生态优势步步紧逼的强大对手,携程赚一年、亏一年,付出巨大的资金成本。通过联手百度、腾讯,才勉力维持住OTA头部阵营的地位。

2019下半年,百度为了让财务报表显得好看一些,果断抛售掉手中近1/3的携程股份,狠狠给其来了一记背刺,让携程股价大打折扣。

疫情爆发,2020年春节期间整个旅游业的直接损失在5500亿元左右,至今尚未完全恢复,携程遭遇迎面痛击。期间,全球OTA老大缤客抛售掉手中3%的股份以图自救,让整个OTA行业人心惶惶,弥漫着一片绝望情绪。

在国内疫情高峰期,2月24日携程高级副总裁兼商旅CEO方继勤说:“危中求机 熬过严冬是春天。”但国内疫情控制住以后,全球疫情不断蔓延,OTA的恢复一再受挫,更别提“报复性反弹”。

没有迎来“春天”的携程,正在尝试自己创造“春天”。

向58同城提出私有化要约,看似是要再花出去很大一笔钱,在失血中大出血。但如果58同城真的同意了这波交易,双方互换股权,58同城手里的余钱反而有可能大大缓解携程眼前的危机。

长远看,国内最大的本地分类信息巨头和中国的OTA领军者牵手,双方的奇妙耦合无疑会大大拓宽各自的想象力空间。

绝境之中,携程把手伸向58同城。短期看,是想让兄弟拉自己一把;长期看,是想和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报团取暖,一起走的更远一些。

问题只在于,在巨大的风险面前,姚劲波会更在意眼前的风险,还是更看重长远的未来,是否真的愿意拉兄弟一把。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9118.html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