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创投“去库存”:有人400倍回报,有人刚解套

2020创投“去库存”:有人400倍回报,有人刚解套

尽管仍能时不时有头部GP宣布募集完成超大规模的基金,一些明星公司也在继续大量融资,但热闹只属于舞台中央,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才是最惨淡的。如果看整体数据,2020年的募资之冷清一目了然。投中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2月的募资和投资规模都腰斩甚至脚踝斩式的下滑。这里罗列几个直观的数据:

·新成立基金的数量是64只,2019年同期是125只;

·只有49家GP成立了新基金,2019年同期是95家;

·创投交易数量97起,2019年同期是347起;

·总融资规模12.86亿美元,2019年同期为34.82亿美元。

如果用“冰封”形容2019年,那么大概只能用“休克”来形容2020年了。当然,休克只是在募资端和投资端,在退出端则是另一番景象。从A股IPO规模来看,2019年与2018年相比几乎翻了一倍,创下了五年来的新高。而2020年有望在2019年的基础上再翻一倍。统计显示,2020年一季度A股有51只新股发行,总融资781亿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65%与205%。

当然,IPO还不是终点。浏览一下A股上市公司公告,除了最近集中披露的年报之外,还有一类公告同样密集,那就是减持。实际上,2020年第一季度出现了A股市场6年来最大规模的减持潮。

2019年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特定股东、董监高合计减持规模约4000亿元,是2018年的2倍,2017年的6倍。2020年的减持规模预计有多大呢?从各项数据看,很可能将再度大幅刷新2019年创下的历史纪录。

Wind数据显示,2020年A股解禁规模预计将达3.3万亿元之巨。相比之下2019年的解禁规模约2.6万亿元。据新浪财经统计,2020年一季度仅董监高及其关联人累计减持金额就达318.57亿元,季度减持金额创5年新高。

一面是投资速度降至冰点,一面是退出速度居于历史高位,创投行业正在集中消化过去几年投资的项目。如果要找一个2020年创投行业的关键词,大概会是“去库存”。

股价处于两年高点 创投基金解套

过去两年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严重,一批创投基金被套牢。进入2020年之后股市处在相对高位,给创投基金们提供了难得的“去库存”的机会。典型案例就是曾经的“生物界腾讯”、千亿市值的基因霸主华大基因。

3月21日,华大基因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创投基金减持套现。根据预披露公告,高林资本管理的两只基金,深圳和玉高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高林同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合计减持不超过1%。

华大基因在上市前,包括其前身华大科技和华大医学在内,一共进行了三轮融资,参与的VC/PE达40余家,几乎囊括中国顶级风投的半壁江山,融资额达72亿元。

其中高林资本是投资规模最大的投资者。2015年2月,高林资本以增资+受让老股的方式,合计向华大基因的前身华大医学投资了20亿元。这是华大基因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也是华大基因的估值巅峰。该轮融资中华大医学估值191亿元,高林资本的投资成本价折合约55.8元/股。华大基因上市时,高林资本持有9.51%的股份,位列仅次于华大控股和华大投资。

2017年7月上市后,华大基因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元,但到2018年下半年首发股东解禁后,股价已经跌至60元左右。于是,尽管华大基因的创投基金股东众多,但因为没有收益,在上市后的近三年时间并没有看到创投基金减持退出。

2020创投“去库存”:有人400倍回报,有人刚解套

进入2020年之后,华大基因的股价涨至80元以上,处在两年来的相对高点。于是在上市三年后,华大基因终于迎来了创投基金减持。

不过,若高林资本按华大基因目前81元的股价减持,意味着投资整整5年之后,回报倍数只有0.45,年化收益率不到8%,也只能称得上“解套”而已。

回报最丰减持:宁德时代400倍

另一家被创投基金减持的明星企业是新能源霸主宁德时代。2020年4月10日,浙大联创投资旗下基金宁波联创宣布拟减持宁德时代不超过1.5%的股份,原因是自身资金需求。在此之前,宁德时代最大的投资方招银国际资本也于3月13日宣布拟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

宁德时代在上市前也备受创投基金追捧,融资规模总计达160亿元(不含老股转让),参与的投资方数十家。与华大基因不同的是,宁德时代带给创投基金的回报极为丰厚。进入2020年之后新能源板块暴涨,宁德时代是最大的受益者。虽然最近一个月宁德时代股价已经有所回落,但与半年前相比仍然接近翻倍。

浙大联创投资此次减持若足额完成,按目前宁德时代约120元的股价,回收现金可达40亿元。2015年9月宁波联创受让了宁德时代15%的股份,总价仅8900万元,也就是说宁波联创的回报倍数高达400倍。

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大甩货

在这一波减持潮中,最值得注意的减持者当属总规模1300亿元的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从2019年底开始,成立五年时间的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一期结束投资期、进入退出期,在2020年一季度接连减持了多家公司,已经回收现金约21.6亿元。

·3月30日至4月7日,减持兆易创新300余万股,总金额8亿元。

·1月14日至3月23日,减持汇顶科技450余万股,总金额12.6亿元。

·1月14日至3月20日,减持国科微180余万股,总金额约1亿元。

由于半导体板块的热炒,以上几家公司的股价在2019年至2020年都经历了暴涨,股价翻了几倍。因此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的这几笔减持都获得了丰厚收益,回报倍数最低的汇顶科技也有两年3倍的成绩,最高的兆易创新更是两年半的时间大赚5倍。

2020创投“去库存”:有人400倍回报,有人刚解套

2020年一季度半导体暴涨暴跌,作为重要玩家的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的动作备受关注,被市场视为风向标。在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宣布减持计划后的当天,以上几家公司的股价都出现了大跌的情况,国科微甚至跌停。

实际上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一期的减持是早规划好的。按成立时的设计,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的投资总期限计划为15年,分为投资期(2014-2019年)、回收期(2019-2024年)、延展期(2024-2029年)。也就是说,如无意外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一期将在接下来四年完成退出。

来源:投中网 作者:陶辉东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7138.html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