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娱乐盈利背后的真相和焦虑

猫眼娱乐盈利背后的真相和焦虑

票补退坡后,猫眼似乎过得更“好”了。

3月24日猫眼发布了2019年财务报告,年内溢利由2018年的-1.38亿转为4.59亿,除此之外,这一年猫眼的收入同比增长了13.65%,达到42.68亿。

年报显示,猫眼的自媒体矩阵粉丝数超过3亿,娱乐票务小程序用户量全国第一,巨大的流量储备为猫眼的一系列战略运营输送了“氧气”。

猫眼营收和流量双丰收,这一系列变化跟猫眼去年7月提出的新战略紧密相关,而猫眼之所以推陈出新,其背后也有无奈。

虽然上文提到的数据乍一看表现不错,但财报中也有很多不容忽视的信息点,它们在暗示着猫眼娱乐背负着巨大的压力,那是来自核心业务的压力。

发力全文娱的背后:票务营收增缓

2019年7月“猫爪模型”的提出,标志着猫眼娱乐来到了新纪元。

 

“猫爪模型”简单来说,是通过票务、数据、营销、产品和资金五大平台机制来实现猫眼在文娱产业链的持续渗透,而在这一项战略的构思过程中,猫眼也参考了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实例,猫眼娱乐COO康利在发布会上指出,猫眼影业定位为“离观众最近的六大”。

从票务起家的猫眼娱乐,目前在电影票务市场拥有的份额超过60%,这也意味着猫眼是中国第一的在线票务平台,但实际上根据财报,猫眼娱乐早在2018年市占率已经突破60%,而由于财报中市占率个位数不明确,因此很难判断猫眼娱乐在2019年市场份额的具体增长情况。

不过,根据艾媒整理的数据,自2017年起受到观影人群基数和票补政策调整等诸多因素的影响,票务年观影人数同比增长率分别是18.2%、6.2%、0.6%,同比放缓的趋势已经十分的明显。

2018-2019年一年内我国的观影人数仅增加了1千万名左右,同比增幅创下10年来最低,观影人数决定了票务行业的天花板,可想而知,作为业界第一的线上票务平台,猫眼娱乐头上受“挤压”的感知相较于同行会更加强烈。

猫眼在2019年的财报中提到出票量有了0.9%的提高,并指出这已经是超过大盘的增幅。

另外根据财报,虽然在线娱乐票务仍是猫眼核心业务,但占总营收的比重已经由2018年的60.7%下降至54.0%,业务营收同比增长由2018年的53.0%变为2019年的1.0%,整个票务行业低迷,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猫眼娱乐处境虽然比同行好些,可也少不了焦虑。

猫眼娱乐心里明白,票务平台发展到一定规模,有朝一日必须要面对后续如何增长这一问题,而猫爪模型就是猫眼娱乐对外界的回答。猫眼尝试不断扩张业务面,深挖全文娱市场产业链细节,一方面能收割B、C端市场用户,另一方面猫眼也在为整个产业“造血”,这与当今涉足AI、物联网等多个风口企业倾向的“打造行业生态”的思路一致,其实不算是什么创举。

整个产业加速进化,最终获益最大的一定是头部企业,而猫眼就是在致力于成为版权文娱时代的强势领头羊,当猫眼的市场不断下渗,市占率不断上升,或许猫眼娱乐成为中国的“六大”不会是空想。

财报也显示,除了在线票务的另两项业务中,娱乐内容和服务营收同比增加30.7%,而广告服务及其他同比增加了39.7%,猫眼娱乐这两项业务的发展仍有扩充空间,在未来,随着战略的不断深化,猫眼的业务核心或将不断偏移。

在“猫爪模型”发布的当天,“腾猫联盟”——腾讯和猫眼的战略合作也顺势推出,双方的这一合作无疑增加了彼此的底气,对猫眼来说,与腾讯联合是加速大文娱的关键一步,也是对抗阿里旗下淘票票的有力砝码。

财报盈利的背后:成本得到控制

去年7月那场发布会上,猫眼传递的信息不少。

猫眼娱乐总裁顾思斌在当天表示,猫眼会在雨天播种,晴天收获。如果说“收获”是指盈利,那猫眼娱乐自去年上半年起就已经实现了盈利,显然猫眼娱乐追求的并不是这样的“小目标”,它的“全文娱”野心远比这大得多。

 

去年猫眼娱乐在持续“播种”——建成“自有+平台生态”双轮驱动的流量体系、全文娱资金平台正式启用、深化营销策略,不断引入优质内容......猫眼离收获的晴天还有些日子要等。

猫眼2019年的总收益同比增长13.65%达到42.68亿,而2018年的收益同比涨幅为47.37%。其实不难理解这一现象,票务是猫眼娱乐营收大头,2018年的票务市场情况比2019年稍好,猫眼娱乐票务营收的同比放缓也直接影响到了总收入增速放缓。

不可否认,虽然营收涨幅趋缓,但猫眼娱乐的票务业务仍旧为盈利作出了贡献。除此之外也应该注意到,猫眼娱乐在这一年里某些支出下降的事实,控制成本是猫眼娱乐账面盈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猫眼娱乐最主要的两大营业开支是销售及营销开支以及一般行政开支。根据年报,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减少20.23%,而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也有了13.97%的缩减。

据财报介绍,前者主要是由于营销效率的提高。事实上猫眼之前亏损的部分原因跟获客成本有一定的关系,而随着猫眼自孵化运营和流量生态的形成,销售成本得以下降;而后者支出的下降则是由于股权激励、上市费用的减少抵消掉了专业服务费用的支出。

成本控制这件事不仅表现在减支,还表现在维稳。根据财报,2019年猫眼娱乐的收益成本为16.10亿,同比增加了15.13%,占到猫眼的整个收支比重中的37.7%,仅比2018年增加0.4%,在收益成本上,猫眼娱乐保持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而其中票务系统成本的比重由2018年的39.1%变为33.4%,有了小幅的缩减。

在核心业务收入持续放缓的今天,猫眼娱乐的“开源节流”让它摆脱了亏损状态,但现在高兴还为时尚早,猫眼娱乐仍在“播种”路上。

顺带一提,前两年的毛利同比分别是35.26%、12.77%,毛利增速同比趋缓,这一现象在催促着猫眼娱乐的发展提速。

猫眼的野心和焦虑

 

尝试读一下你就会发现,猫眼全文娱战略的重音在“全”字上,这个字是最有力的,换句话说,也是最费力的。

“全”字暴露了猫眼娱乐的野心,猫眼娱乐恨不得自己面面俱到:既要做线上,又要打通线下;既要提供资金服务,又要提供数据服务;既要做后期的版权发行方,又提供演员培养等前期服务......面对产业链中的任意一种非竞争角色,猫眼娱乐都把自己塑造成“金牌管家”的形象:你想要的,我这都有。

由于在这些服务过程中能够吸收大样本的情报信息,猫眼在大数据AI推送方面将会更加精准,也更能促进猫眼定制化营销方案的优化发展,从而笼络更多的流量,最后形成生态。

但在此之前,猫眼首先要拿出不少的精力甚至财力来投入和铺垫。

就以这次的疫情来说,财报显示,3天时间内,猫眼娱乐先行垫付了超500万张来自用户的春节档退回影票,累计金额超过2亿元。

猫眼娱乐这一出“江湖救急”的商业意图很明显,那就是给C端客户以及影业各环节的合作伙伴留下好印象,因为他们都将会是未来猫眼全文娱战略中的影响因子。

野心越大,要操心的也就越多,虽然“猫爪战略”只有五大平台,但是深挖下去各种业务的涵盖范围很大,这也意味着猫眼将面对更多的竞争。

在这一过程中,猫眼除了需要对各个平台具体的运营计划有所思考,在资金等资源的调度上也面临着更加复杂的挑战。

“晴天”尚未来到,今后加快冲刺全文娱的猫眼娱乐,它的目光焦点注定是向着更难攀越的山峰。

文/旷创投记者王珊珊,公众号ID:liukuangtmt

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5815.html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