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熔断期,搜狗丰收年里的糟心事

美股熔断期,搜狗丰收年里的糟心事

一周内美股两次熔断,2020年3月的第2个星期,注定要被记入美股历史。受油价暴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3月9日、3月13日美股三大指数开盘全线重挫,跌幅均超7%,两次触发熔断机制而停盘15分钟,股民们纷纷现身围观,自称是历史的见证人。

在美股全面下跌之际,搜狗因亮眼财报推动股价(3月9日股价)逆势大涨逾15%,触及4.43美元,市值超16亿美元,险些逃过了一劫。

 

2020年3月9日,搜狗前脚发布2019年第四季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美股后脚开盘大跌,好在搜狗最终凭借创新高的营收数据逆势而行。搜狗第四季度总营收为3.01亿美元,同比增长1%。归属于搜狗公司(美股SOGO)的净利润为3500万美元,同比增长33%。而2019年全年总营收为11.7亿美元(超8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全年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利润为8910万美元,全年营收创历史新高。

或许是稳健的营收数据给搜狗注入了定心剂。这些年,在历经市值大跌、口碑下滑的市场沉浮之后,搜狗依旧不愿向命运低头,人工智能落地的故事还在讲,触手伸向线上医疗领域,频频向外界传达出“搜狗有很多好故事”的信号。

搜狗的丰收年

尽管2019年互联网行业陷入寒冬广告利润萎缩,搜狗还是过了个丰收年。

在营收方面,财报数据显示,搜狗2019年四个季度营收分别为17亿元、20.7亿元、22亿元、21亿元,保持着稳定增长的趋势。基于此,搜狗2019年全年总收入超80亿元人名币,同比增长4%,总收入创新高。

具体营收数据来看,搜索及与搜索相关广告的收入仍然是搜狗的主要营收来源,搜狗原有的营收结构并没有发生较大的变化。

搜狗2019年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收入为74.08亿人民币,其他领域(主要是硬件产品的营收)收入为6.83亿人民币。搜索及与搜索相关广告的收入占总收入的91%左右,同比营收增长9%,而这是基于拍卖的按点击率收费服务的增长。

搜狗官方明确表示,搜索及与搜索相关广告营收增长,主要来自拍卖的按点击率收费服务的增长,基于拍卖的按点击率收费服务占搜索及与搜索相关收入的88.1%,该数字2018年同期仅为83.8%。

搜狗讲了多年的AI故事,也开始陆续落地“周边产品”,为整体营收做了小小的贡献。

2019年,搜狐其他收入为6.83亿人民币,这是销售智能硬件产品带来收入。2019年12月12日,搜狗推出的新一代AI录音笔C1 Pro在各大电商平台开卖深受用户欢迎,用户对产品的喜爱给搜狗智能硬件收入产生利好影响。按这样的发展态势,2020年搜狗智能硬件收入在整体营收的占比会有明显提升。

另外,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归属搜狗净公司的利润超7.3亿元。而搜狗净利润的增长与其各项支出得到有效控制相关。

在支出方面,搜狗2019年总运营支出为3.694亿美元,比2018年减少了4%。其中,研发支出为1.904亿美元,比2018年减少了6%;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383亿美元,比2018年减少了5%;总务和行政支出为4070万美元,较2018年增长7%,稍微拖了后腿。

在用户口碑方面,搜狗输入法业务也取得新成效。

财报数据,搜狗输入法第四季度的DAU为4.64亿,同比增长9%,每天处理的语音请求达8.02亿个,而用户量上涨来自输入法推荐体系相关的收入也较去年同期增长近90%。可见,AI赋能后的输入法业务,为搜狗俘获不少用户,大幅度的提高了用户粘性。

Sogou的首席执行官王小川表示:“尽管在宏观环境和网络广告行业持续的逆风中,我们的业务在2019显示出了弹性”,一席话尽显扬眉吐气的喜悦。然而,虽说营收创新高是好,但是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长期承压,能否提高其他业务的收入,摆脱营收结构单一的难题,依旧关系搜狗未来的生死存亡。

下注医疗的执着

为摆脱营收结构单一的局面,搜狗尝试了多个领域,医疗是其中之一。

互联网行业爆发初期,医疗搜索做得并不完善,百度医疗搜索事件一出,市场变得更谨慎。也因此,搜索医疗的居高点长期空缺,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老牌互联网巨头都在搜索医疗领域排兵布阵,寻一契机占领高位。

 

疫情大爆发,让长期徘徊的企业看到了希望,纷纷向搜索医疗的“光明顶”进攻,搜狗更是铆住了劲往前冲。

一来,基于搜索业务继续完善内容生态,设立“搜狗明医”垂直搜索频道,意图通过专业、权威的医疗内容俘获用户。

在医疗内容层面,搜狗主要通过与官方网站、专家、学术网站合作获取更权威的医疗信息。据悉,除了来自微信公众号和国内权威官方网站医疗内容之外,搜狗医疗搜索独家聚合了美国药监局、美国疾控中心和梅奥诊所等700余家海外权威机构的医疗信息。

搜狗完善内容生态的步伐一直未停止,对于具备挖掘潜力,有可能成为搜狗新经济增长点的医疗领域更是偏爱。经过这些年的潜心发展,搜狗医疗数据日渐丰富、搜索体验显著提升,相对应的用户点击量也持续上涨。

二来,查缺补漏,全面加强医疗服务建设,在新冠状肺炎疫情期间推出多种AI医疗服务。

在医疗服务层面,搜狗基于AI技术启动医疗问答机器人、医疗动态查询等服务,以此优化自身医疗服务体验。新冠状肺炎疫情期间,搜狗上线了包括“防护用品实时搜索”、“地域疫情动态”、“新冠肺炎智能问答机器人”、“新冠肺炎AI自测”等在内医疗服务,帮助用户了解疫情的同时,搜狗也从市场反馈中感受到了线上医疗市场蓝海的广阔。

三来,战略投资专注AI 医疗领域的“认识医生”,又入股移动医疗平台“春雨医生”。

2018年搜狗战略投资“认识医生”,时隔一年又入股“春雨医生”,这两个平台一个专注“AI+医疗”,另一个深耕互联网医疗,而这两个方向都是搜狗注重发展的方向或者说是优势所在。可见,搜狗发展AI医疗、挖掘医疗数据价值来获取流量的目标很明确。

对于搜狗来说,投资认识医生,相当于可以分享它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技术手段和AI医疗产品,促进其AI医疗的进一步发展;入股春雨医生则是为了丰富自身医疗数据、医春雨医生真实的案例更有参考价值,也更有利于搜狗医疗业务框架的完善。

当然,线上医疗一直是“难啃的骨头”,疫情期间线上医疗效率、服务、质量等问题更加凸显。

步入医疗领域之后,保障线上医疗和线下医疗一样靠谱、打破线上医疗服务商业化的僵局、留存住因疫情而激增的用户,无一不考验着搜狗的能力和财力。

一方面,高度复杂、高度专业的医疗服务体系制约了线上医疗的发展。在整个医疗体系,线上问诊仅是其中一个小环节,更深层次的化验、治疗等线上医疗没有涉及。如果线上医疗一直维持在数据分析、问诊系统构建等阶段,并不能解决用户根本的就医问题。

另一方面,线上医疗商业化的难题没能解决,研发开支又必不可少,各大线上医疗平台还处于烧钱阶段。即使是背靠“阿里爸爸”不缺流量、不缺资金的阿里健康,依旧亏损了9年,处于盈亏平衡线上挣扎的状态,中小型线上医疗企业更是举步维艰。

新冠状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同时也为线上行业按下快进键。线上医疗能否在用户接受度最高的时刻,在线上还原一个完善的医疗体系关乎着用户的去留,这也是疫情期间,闻风而动的资本们使出浑身解数提高服务效率的原因。

经此一役,互联网医疗的大门敞开,搜狗明医、企鹅杏仁、丁香医生、阿里健康、百度医疗、京东健康们比拼被搬上了舞台。

与巨头比“摸高”

 

互联网医疗赛道越来越宽广,玩家也越来越拥挤。

据东兴证券研报显示:在线医疗行业,2018年中国市场规模达到491亿元,2020年预计接近千亿。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前期偏保守),2026年达到2000亿,2020-2026年CAGR预计为14.23%。

另外,在线医疗行业互联网巨头扎堆。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医疗健康领域共计发生投融资事件374笔,规模高达502亿元,融资规模排名前四的公司中有三家背靠互联网巨头,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企鹅杏仁分别对应京东、阿里和腾讯。

搜狗加快线上医疗框架的构建,也是源于其他巨头的压力。

在AI医疗领域,阿里医疗的人工智能系统“Doctor You”、“ET 医疗大脑”,腾讯医疗的AI产品“腾讯觅影”你追我赶,百度CDSS辅助诊断系统、智能分导诊等产品紧随其后,相比之下搜狗在AI医疗方面的建树实属小巫见大巫。

阿里在AI医疗领域的布局延续了以往的平台思维,基于云服务、AI技术,构建开放赋能的AI医疗平台。

阿里健康先是推出了医疗人工智能系统“Doctor You”,又升级为“ET 医疗大脑”,整合内部资源携手开拓市场,而后面向医疗AI行业的第三方人工智能开放平台,首批12家医疗AI公司入驻。至此,阿里健康开放赋能的AI医疗生态雏形已显。

腾讯在医疗领域的布局则是“投资+产品研发”,其围绕用户需求重点发力应用端,基于医疗大数据资源将AI医疗产品一一落地。

腾讯推出的医疗AI产品“腾讯觅影”,可对700多种疾病风险进行自动识别与预测。公开数据显示,目前觅影已经与全国100多家三甲医院达成合作。而且,腾讯在医疗领域投资了微医、好大夫在线、新氧、晶泰科技、妙手医生、医联Medlinker等多个医疗平台,金额超过200亿元。

百度虽然医疗搜索被用户打入死牢,但并不影响它发力AI医疗。

李彦宏曾表示:“其实,百度做AI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不管AI的技术多么复杂、多么先进,我们都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平等的从中获益。”目前,百度已发布AI眼底筛查一体机、CDSS辅助诊断系统等多款医疗AI产品。

值得关注的是,在搭建医疗搜索、医药配送、电子健康卡等线上医疗基础设施上,阿里支付宝、腾讯微信、百度搜索同样不遗余力。

这些巨头自带的新零售基因、用户资源、先进互联网技术、海量医疗数据,发展医药电商、线上问诊、医疗内容等线上医疗服务比搜狗容易得多。

线上红利期结束后,线上获取流量难度大、成本高是搜狗一大痛点。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搜狗流量成本为5.622亿美元,同比增长6%,阿里、腾讯的奋进无疑给搜狗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阿里系产品支付宝、淘宝、钉钉、天猫、咸鱼、饿了么、口碑网、高德地图……均可以将用户资源延伸到阿里大健康领域。同样,腾讯系微信、QQ、腾讯新闻、微店等也很容易导流至相关的腾讯医疗产品。而在口碑、用户、资历层面,百度的地位也是秒杀搜狗以及搜狗背后的搜狐的等级。

未来,随着中小型在线医疗玩家淘汰出局,剩下的赛道头部玩家就都是背靠巨头的平台或者是亲自下场竞争的巨头,市场呈现多强争霸的局面。疫情过后,在线医疗的下半场更加激烈也更为考验它们的商业模式。

此刻,在线医疗行业处于混战期,搜狗依靠在线医疗摆脱营收单一的寄托一时半会也实现不了,只能在蛰伏在线医疗领域的同时,继续加强AI业务的营收能力,毕竟三足鼎立会更牢靠。

“AI故事”担重任

 

人工智能被认为是互联网之后下一个生长潮流。为了不掉队也为了不让自己过于依赖搜索业务,搜狗长期在发力AI业务,然而任何关于AI的事情都不容易。

从业务布局来看,搜狗的三大服务搜索引擎、输入法、线上医疗都和AI挂钩,可以说基本实现了AI赋能全业务。

围绕搜索生态,搜狗建立了问答、翻译、地图等服务,而这些服务都构建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基础上。AI技术赋能搜狗搜索,提供“秒搜秒懂”的搜索体验;AI技术赋能输入法,增加了中日、中韩的互译、智能表情推荐、语音变声等功能。由此,AI之于搜狗是提升用户搜索效率和输入法用户体验的有效手段。

事实上,除了将AI技术深度赋能核心业务搜索、输入法和硬件之外,搜狗还将AI玩出了花样。

秉承“AI为人赋能”的理念,基于搜狗分身和搜狗同传技术,搜狗成功将AI落地多个行业场景。衍生出了包括媒体行业AI主播、法律行业AI法官、文娱行业AI主持、金融行业AI合成客服等多种多样的形象与职业,拓宽了AI与各行各业的结合。

当然,最受资本关注的还是将搜狗推回利润增长轨道的“AI+硬件”故事。

讲腻了“输入法+搜索”的故事后,搜狗在剧本中加入“AI+硬件”这一配角。早先推出了儿童智能手表、翻译机等AI硬件产品但都无疾而终,近一年涉足录音笔行业,搜狗“AI+硬件”的故事才有了看头。

语音识别、转写和翻译是录音笔行业的技术诉求,而深究语音识别技术的搜狗在方面有绝对优势,两者相互契合。

2019年搜狗推出的AI录音笔C1和C1 Pro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斩获多个主流电商平台单品销量第一;2020年,搜狗对录音转写进行了升级,推出了S1、E1两款主打AI功能的录音笔,可识别不同讲话人、实现同声传译,同样风靡一时。

关于录音笔硬件未来,搜狗CEO王小川表示:我们借助AI技术持续升级智能硬件业务,同时通过开放搜狗听写服务进一步推动传统录音笔AI化,探索未来基于服务的商业模式。而且还自信的表示:“对我们而言,智能录音笔本身是一件盈利项目,但并不期待有这样的利润产生。”

在外界关注搜狗AI录音笔营收情况的时候,搜狗CEO王小川认为盈不盈利不重要,重要的是后续的规模和服务。此言论一出,市场一片哗然,毕竟在硬件产品投入上,搜狗研发费用在缩减,俨然一副缺钱的样子。

财报数据显示,搜狗第四季度总运营费用为9500万美元,同比下滑4%。其中,研发支出为4873万美元,同比增长1%,占据了总营收的16.2%,与上年同期大致持平。但较上一季度的5003万美元的研发支出相比,2019年Q4,搜狗研发费用下滑了2.6%,整体上呈现缩减的趋势。

搜狗的AI故事越讲越精彩,除利用AI技术增强产品核心竞争力的之外,还逐步向各行各业渗透。只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AI业务全面规模化、商业化需要很长的时间,对全面押注AI领域而且营收增速几近停滞的搜狗而言,资金投入将是一个大的挑战。

总而言之,“三级火箭”燃尽转型“All in AI”的搜狗,试图通过AI夯实核心业务实力、增加新业务增长点,为自己蓄积更多的营收机会。不过,目前AI的发展仍处于摸索阶段,搜狗想要通过AI重返巅峰,还有很长的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受全球经济下行的影响,搜狗在资本市场继续承压,加之行业竞争加剧、自身盈利能力限制,搜狗的AI硬件和线上医疗的故事都很容易变成事故。好的一方面是,无论是线上医疗还是AI业务都是互联网业内公认的掘金地,至少搜狗前行的方向是正确的。

当下,股民也只能寄希望于,搜狗在讲故事的同时,学会权衡利弊,不要让故事变成了事故。

文/旷创投记者符麟丹,公众号ID:liukuangtmt

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5813.html (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