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布鞋,翘二郎腿,每天一斤二锅头的乡下老头成了华为代言人,真相震撼所有人!

在介绍今天的主人翁之前,先给看一张照片,通过这张照片,你能猜出他的身份吗?

蓄着胡须,蹬着一双布鞋,不经意地跷起二郎腿,这形象不是乡村老人是什么?

可是你知道吗?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中国科学院院士!

此外,他还是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具体多么泰斗,给你们看一组数据:

有38篇研究论文被SCI引用557次;

硕士论文被美国权威著作收入;

1985年论文被SCI引用113次。

可以说只有教科书式的研究成果才能有这样的引用数据。

而这些还不够,他还参与了NASA的研究项目,可以说是国之骄傲了。

这样的一个学术大师,却自称说:“我从来没用功念过书,从来没努力争取过什么,从来没有多高的觉悟和志向。”

他,就是李小文

1

1947年3月2日,李小文生于四川省自贡市,李小文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会计。在这么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一般来说家教都会比较严,但由于父母工作很忙,没时间管他。所以在李小文4岁时,父母就把他送进了小学里。

在爹不疼娘不爱的环境中李小文开始“猥琐发育野蛮生长"

当时,其他同学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考100分,得小红花。而他的目标却是:能考60分,就绝不考100分!

因为脑子好使,他上课都是随便听听。有的时候老师刚在黑板上出完题,回头他已经答完卷子出去玩了。让人惊讶的是,每次考试他都能刚好及格,成绩一直保持中等。

1963年,李小文考入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在大学里,李小文仍然延续着自己开创的光荣传统,不爱上课,不做作业

大学第一学期,就有好几门课的老师找到他,想看看他哪门课不行,给他补习补习再让他去考试。其他同学被老师叫去都觉得很丢脸,可他却满脸高兴。到了就跟老师乱扯一通,临走时,老师非但不留他补习,还总会说:“你直接去考试就行了”。接下来,就是李小文扬长而去,留下其他同学落寞看着他的背影。

1965年的一个午后,李小文瘫在沙发上阅读着最新一期的光明日报。一篇名为《评海瑞罢官》的文章吸引了他的眼球,他开始逐字逐句地阅读下去,越读越气!让老夫看看这破烂文章是谁写的,一看作者——姚文元。

姚文元是谁?

你可能没读过《评海瑞罢官》,但你一定知道“四人帮”。

李小文看着文章怒火中烧。

抄起笔写了一篇驳文发给了《光明日报》。

一开始他只是想用笔发发牢骚,可谁知道却一发不可收拾。

前一秒刚刚收到《光明日报》的用稿通知,后一秒国内风云大变。文章成了反动罪证,为了惩罚李小文乱写文章,毕业就把他分配到部队去种田了。

2

一个满脑袋知识的大学生,最好的青春年华,竟然要在农场度过?耗费光阴,前途黑暗。

为了以后能有一条出路,他在农闲时,就去学修柴油机、拖拉机。一年半后,终于得到一个机会,被派到一家小无线电厂当技术员。

俗话说得好: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李小文一进厂就得到重用,厂里开了个修东西的门市部,让他负责,还让他带徒弟,可他带的徒弟很不靠谱。有一次,徒弟在门市部用电炉做饭,停电后没拔插头就走了,来电后门市部就失了火。门市部一夜之间被烧毁,厂里也不知道把他往哪儿放,就让他去仪表科搞产品。

他这人没什么大志向,总之有工作,不饿死就行,可是有一天,他在厂里,支部书记突然跑来跟他聊天,说在报纸上看见要恢复考研了,他一听,心想:是支部书记发现我的聪明才智,鼓励我去考研吗?于是他回答:考也行

等到下午6点下班时,全厂的人都已经知道他要考研了,而且都用嘲笑的语气来问他,各种挖苦的话满天飞,这下子反而把他逼得非考不可。因为一个误会,他阴差阳错地走上了考研之路,由此开始了后半生的逆袭。

1977年李小文报名考研,次年参加考研,考完研究生还没有出录取结果的时候就被通知去参加英文统考,然后成绩合格又被公派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去进修。

美国大学考试,满分是5分,3.5分以下会被警告。但李小文还是那个李小文,对自己的要求是十分严苛的,严苛到能考3.5,就绝不考5分,“考上4分都亏”,所以他经常费心思避开正确答案,尽量把分数压下来。

可以说李小文是有考5分的头脑的,但他因为贪玩偏要做一名学渣。

1985年,对学习成绩随性的李小文,居然成功获得加利福尼亚大学,地理学博士学位,和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1986年,李小文学成选择回国,任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图像处理室主任、中国科学院遥感信息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员。

1999年,就职于北京师范大学,同年创建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

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2001年,他又成功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3

李小文最为著名的就是他“布鞋院士”的称号,他对着装抱着差不多就行的心态,所以大家看到李小文上课时都是这样的。

堂堂中科院院士、中国遥感领域的“泰斗”人物,居然只穿着布衣布鞋,他的本色随性,在当下的浮华喧嚣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而这张照片也让李小文突然走红网络,就这样,他成了一个网络红人,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他却只是简单地回应:感谢网友,希望冷一冷。

这件事后不久,华为副总找到了他,想让他做华为的代言人,他竟然点头同意了,条件却是:一分钱代言费也不能给。

最终,华为的大幅广告,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华为坚持什么精神?就是真心向李小文学习。

虽然李小文态度随性,但治学却是十分严谨。

做课题的原则就是对得起这个课题。他有38篇研究论文被SCI引用557次,(SCI:国际公认的最具权威的科技文献检索工具)硕士论文被美国权威著作收入,1985年论文被SCI引用113次,这是什么概念?只有教科书式的研究成果,才能有这样的引用数据。

而这些还不止,他还参与了NASA的研究项目,可以说是中国人的骄傲,其研究成果和水平都得到了国际上的公认。他还是Li-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创始人,成名作被列入,国际光学工程协会“里程碑系列”,他的一系列研究成果有力地推动了,定量遥感基础及应用研究的发展,并使我国在多角度遥感研究领域,保持着国际领先地位。

4

堂堂中科院院士,却黑布鞋、坎肩、衬衫、小布兜,不穿袜子,这就是他平日里的打扮,他从来不会为一个特别的场合,去穿一件特别的衣服。

生活中,他一直在做减法,减去修饰,除去冗繁,也褪去光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就是他所信奉的生活哲学。

61岁每天喝一斤二锅头,院士的身份和荣誉并没有改变他什么。他还把自己拿到的奖金拿出120万捐给母校成电设立了一个奖学金,反正我不缺钱。

他不仅是一名优秀科学家,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

有人问他喜欢带什么样的学生?他回答:“有教无类”,只要愿意跟我念书的,我都愿意带。他对学生相当和蔼温柔,习惯平等地和学生探讨学术问题,尊重学生发表的见解。遇到学生的报告中有错误,他不会直接指出,而通常先微微一笑,然后用建议或玩笑打赌来婉转表达,从不让人当众尴尬和难堪。

他执着于讲台、诲人不倦,一生培养了160余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其中许多人已成为,定量遥感领域的领军人物。

到了60岁的时候,他还有着两个想实现的梦想:一是作“大数据时代的大地图”研究,二是好好编一本教材。可谁也没有料到,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他接连承担两个大的国家项目,作为其中的首席科学家,忙到累得生病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结果令人惊讶,居然是营养不良?可面对死亡,他也是那般随性从容,谈及此生,他笑言:今生已经如此灿烂,来世只会更加艳丽!

他还想为祖国做更多更多,可冷酷的死神却不愿意,给他更多时间了……2015年1月9日上午,他在家中晕倒,当天下午,他开始吐血,医生诊断为门脉高压,这是肝硬化引起的消化道出血,当天下午6时,病情开始恶化。

2015年1月10日,李小文医治无效去世,一代遥感大师陨落,享年68岁。

在去世之前,李小文立下遗嘱:不使用急救措施强行延续生命、不浪费国家的资源、不拖累别人、不让自己受太多苦。

就像李小文自己说的,他从来没有什么刻意的追求,只是用了一生的时间在做一个差不多就行的自己。喜欢考多少分就考多少分,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喜欢做研究,不费什么力就成为了令人敬仰的大师。

他用一生的言行维护了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本色、随性,这种影响甚至比他在遥感领域做出的贡献更可贵,李小文,这样的当代中国科学家,真正值得我们所有人,去敬仰,去铭记!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93965.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