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柳传志送进监狱,斗王石疯狂后大溃败,此后用13年成为千亿地产大佬,还仗义解救绿城和乐视!

这几天,从乐视到万达,孙宏斌豪气万丈,176天花掉1000亿。

25岁,他成为中国最大计算机公司的接班人,30岁,他蹲冤狱,在狱中过完了生日。40岁,他叫嚣王石,把公司干破产。50岁,他不知死活,输血乐视买万达,搅得商界一片腥风血雨。

他是一个激情洋溢、理想不死的企业家,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折腾出什么大新闻来。

孙宏斌这人,是痞气十足的悍匪,也是快意恩仇的侠客。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他是个铮铮铁骨的男人,他这一生,只为做大事而来。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男人,都叫孙宏斌。

本是联想“太子爷”,却被柳传志送进了监狱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的一个小村落中出生,家中共有兄弟四人,他是老大,身为哥哥,从小就锻炼得很独立。

十三四岁起孙宏斌离家求学,自己做主填了高考志愿,如愿去武汉读了水利专业,随后又去清华大学读研。

1985年,孙宏斌从清华大学毕业,取得工学硕士学位,找了一个工作,但是他并不安于现状,他想飞得更高。

1988年,25岁的孙宏斌加入联想

当时的联想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凭借着联想汉卡,联想迅速成为了一家规模不小、声名显赫的公司,但创业元老把持着各个重要岗位,创业精神已经逐渐消退,严重阻碍了公司的发展。

为了让公司重新焕发活力,柳传志大量招聘年轻人,并且大胆提拔了一批年轻管理层,孙宏斌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

孙宏斌原本只是联想一个非常普通的销售员,因为业绩突出而被柳传志赏识。

1989年,联想成立企业部,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后来接替柳传志的杨元庆才刚刚入职。

孙宏斌也很争气,上任之后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就在全国建了13个独资分公司,不仅把营业额做到了2400万元,还帮联想解决掉了1000万元的挤压产品。

1990年,年仅27岁的孙宏斌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他不仅拥有人事任免权,而且还可以协调分公司与集团各部门的关系。

可以说,当时的柳传志和孙宏斌情同父子,柳传志也有意让孙宏斌接班,所以一直对他悉心栽培,这在很多事情上都能得到印证:

孙宏斌讲话缺乏逻辑,而且山西口音很重,柳传志就逼着他每天到自己的办公室讲一个故事;为了孙宏斌,柳传志甚至把与孙宏斌矛盾很大的供货部业务经理撤去(其是老资格的创业元老),然后把两个部门合并交给孙宏斌打理。

然而,这样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张联想的内部报纸让两人的关系急速恶化。

1990年3月初,在香港搞科研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了一张陌生的《联想企业报》,这不是由他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在头版刊登的《企业部纲领》中,第一条赫然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这样的话,让久经沙场的柳传志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他马上派人进行调查,发现联想在外地的分公司,人由孙宏斌选取,财务不受集团控制,甚至有传言孙宏斌要带着分公司“独立”出去。柳传志当机立断,把孙宏斌调离企业部,实际上是把孙宏斌架空了。

其实,当时柳传志仍对孙宏斌抱有希望,他觉得孙宏斌只是年轻气盛,但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再加以培养,能够让他慢慢成熟起来。

可惜,孙宏斌并没有体会到柳传志的这番苦心,在其后的企业部会议上,孙宏斌当众对柳传志表达了不满,他手下狂热的年轻人甚至向柳传志开炮:

“你说我们有帮会成分,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孙宏斌的骂我们爱听,与总裁何干?”

这下子,事情已经没法挽回了,柳传志当即拂袖而去,只留下了一句: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当晚,孙宏斌找属下吐槽,他手下的年轻人血气方刚,又喝了不少酒,叫嚣着要把企业部握有的1700万元全部卷走,这种话孙宏斌当然不可能当真,却被柳传志安插在孙宏斌身边的“线人”听到了,他马上通知柳传志,柳传志当即决定:立刻报警。

有句话叫做:我能把你捧多高,也能把你摔多惨。

1992年8月22日,孙宏斌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2003年重审,无罪平反)。把他送进监狱的是一笔13万的转移资金,嫌财务手续繁琐,他将钱备用了。他因此获刑五年,直到1994年才减刑出狱。短短两年,孙宏斌就从春风得意到锒铛入狱。在坐牢期间,他拒绝妻子带着孩子来看他,30岁的生日格外冷清,那晚,他蹲在墙角一宿未眠。

借柳传志50万东山再起,斗王石疯狂后大溃败

多年来,孙宏斌一直也是柳传志心中始终没有放下的石头。在内部会议上他总是把“孙宏斌事件”当作一个公司的关键时刻来描述。鸡汤杂志告诉我们商业大佬都是心胸开阔、宽容与高尚的人。但事实上每个大佬都是熟读毛选的狠角色。周鸿祎追杀过傅盛,任正非羞辱李一男,丁磊抓捕魏剑鸿、腾讯调查刘春宁,古永锵举报过卢梵溪。对损害自己的企业利益的人,他们拿刀拼命也在所不惜。如果让柳传志再选择一次,他依然会毫无犹豫把孙宏斌送进班房。

但柳传志一定没有想到,孙宏斌更是一个人物。孙出狱后第一件事没有拿刀子找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人拼命,而是去向他道歉。

在孙宏斌走出监狱大门前的第18天,孙和一个狱警到北京买东西,托人请柳传志见了一面。在新世纪饭店顶层的川菜馆,他与柳传志4年来第一次见面,孙宏斌向柳传志道歉,说自己当年图样图森破,做人太浮躁。他强调自己决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乱转,将来也不会切入IT业,只是想在自己辉煌的未来中有柳传志的影子。

柳传志当然很受用,心中石头落地,50万借款助孙,甚至送了孙宏斌一程——出狱半年后,在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支持下,顺驰和联想集团、中科集团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背着污点的孙宏斌得到中国商业教父的信用背书。

孙宏斌很快就把顺驰做成地产中介老大。1998年国家停分福利房,孙宏斌又瞅准机会变身开发商,在地产界强势崛起,成为天津房地产的老大。

虽然生意很顺,但孙宏斌已经迫不及待地把目光瞄准了一个更大的天地:全中国,不仅要“借势”崛起,更要“造势”腾飞。怎么造?他的理解就是“谁火就灭谁”。

他瞅准了地产龙头万科的老大王石,两人先后三次公开叫板。

2001年的中城房网会议(这是又万科王石发起的组织)上,有人提请万科牵头,联合各家一起去全国买地。孙宏斌却不置可否,并且自告奋勇起草协议书,对于比自己年长12岁的前辈王石,孙宏斌并有任何要谦让的意思。

2003年7月,还是中城房网会议,孙宏斌上台放言,要打败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这大概是王石遇到的最离奇的事,他当场驳斥“绝不可能”,争执迅速白热化。2002年,万科销售收入44亿,顺驰才14亿。大家都觉得孙宏斌在说疯话,没想到,他是来真的。

2004年8月7日,在海南博鳌全国房地产论坛上,发生了孙宏斌和王石的第三次交锋。在谈及宏观调控的影响时,王石单刀直入直指孙宏斌:“顺驰和万科根本不能同日而语,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吹牛,这种黑马其实是一种破坏行业竞争规则的害群之马,在宏观调控下会很难受。”面对王石的质疑,孙宏斌依然坚称,“顺驰的风险几乎是0。”

在2003年当众“吹牛”后,孙宏斌火速回京召开了著名的“蟒山会议”。三天里,孙宏斌给公司高层狠命“洗脑”,要所有人统一思想、不惜血本、疯狂拿地、进军全国。总结发言中,孙宏斌激情无限,要以信念创造奇迹。很快,一幕幕疯狂大戏在全国上演。

资料显示,一年间,顺驰耗资百亿,狂扫千万平米土地,成为地产界的“大黑马”。孙宏斌也得到了一个外号:孙疯子。

不幸顺驰被王石预言言中,从2004年3月开始,随着一波比一波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出炉,房地产市场形势急转直下。

一路高速前进的顺驰没能坚持太久,资金链断裂,约定注资的摩根士丹利临时变卦,让孙宏斌的顺驰面临绝境。

即使是这样,孙宏斌也没有显出狼狈之姿。他一手将顺驰贱卖,一手将全部精力投入下一次征程——融创,在没有靠山的时候,他选择了不怪任何人,靠自己。

这么一个为发展不择手段的老流氓,对待自己的对手却永远坦诚。多年以后,有人问起万科之争他支持谁时,孙宏斌回答十分直接:

如果万科管理层出来创业,我出一个亿支持。

柳传志后来评价:人才分三种。一种是自己可以干成一件事,一种是可以带领一批人干成一件事,第三种是能审时度势,能一眼看到底。第三种人很少,孙宏斌就属于第三种人。

重出江湖,像个男人那样做人做事!

融创是孙宏斌创办的另一家地产公司,专注高端地产、严控风险。

和顺驰一样,融创在2004年狂飙突进,一年销售额突破25亿。孙宏斌还曾给融创定下目标:5年赶上顺驰。

可想而知,孙宏斌要靠着融创重出江湖。

在管理融创时期,孙宏斌一改以往风格,转而与大型国有企业合作。融创与北京的首钢集团、重庆的渝能集团等相继达成了合作意向。

2008年12月,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孙宏斌控制的首钢融创却以20.1亿元拍下了北京海淀西北旺项目,成为冷清土地市场中的“新地王”,业界一片哗然:“孙疯子”回来了!

进入2010年之后,偏执的孙宏斌仍在努力。2010年3月12日,融创以17.8亿元的天价夺下了天津一块占地面积7万平方米的地块。

2010年10月7日上午,融创中国正式在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价3.5港元,较招股价3.48港元高出0.57%,报收3.37港元,较招股价下跌3.16%,成交2.54亿股。在三次冲击香港上市未果后,孙宏斌终于如愿以偿。

2012年12月31日,中国房地产企业2012年度销售TOP50榜单出炉,融创中国全年销售额上升到356亿元,位列12位;而在2010年,其排名还远在20名之外。

2015年7月26日,融创宣布以32亿收购中渝置地成都的7个项目,此后,融创又以5.7亿元加码浦东东郊项目股权。

孙宏斌给融创定的销售目标是,2016年完成800亿元,到2017年预计可以实现1000亿,跻身千亿俱乐部。

替兄弟扛抢却遭“背叛”,他却说“你永远是我大哥。”

2014年,孙宏斌已经51岁了,灰白的头发已经有点架不住桀骜不驯的流氓气。

但他却活成了武侠小说里侠客的模样,因有过弹尽粮绝的体会,他在宋卫平最困难的时候替兄弟扛了枪,可当对方单方撕毁白纸黑字写下的契约时,他只给宋卫平发了条短信,上面写着:

老宋,你永远是我大哥。

事情是这样的:

2011年下半年,绿城遭遇资金链紧张;一天夜里,一条关于“绿城申请破产”的消息突然爆了出来。

当时,绿城创始人宋卫平他通宵达旦地撰写了一篇“千字文”进行辟谣,但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对绿城的绝望:“对于企业来说,命运只有两个字,生、死。无他。我们所能探讨的是如何找出一条活路,穿越寒冬。”

在绿城最寒冷的冬天里,孙宏斌以仗义的侠客身份出现了,买了绿城的房子并且昭告天下“绿城的产品是最好的,如果价格合适,可以买。”

从此,在他从11年到14年为数不多的微博里,有三分之一都提到了老宋和他的绿城。

他不止一次的公开支持绿城,说绿城肯定没问题,渡过难关的绿城会更优秀。宋卫平赌博的传言沸沸扬扬时,他也替他辟谣,说收购绿城就是因为老宋的真性情。

他收购绿城,把杭州饭馆都跑遍了。老宋说请他吃饭,孙宏斌说不用,你是大哥,我带你下馆子。

孙宏斌为了这个知己,以他的方式鼓舞着绿城所有人,站在兄弟的位置替宋卫平设身处地,以他的方式替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企业,抵挡着来自千军万马的谣言。

2014年5月,新闻发布会上,宋卫平宣布将绿城托付给孙宏斌。他付了50个亿,买下老宋的股权。融绿年会,他们合唱的是《真心英雄》。

融创接手绿城短短几个月时间,绿城的回款几乎翻了一倍,单单9月份销售额接近百亿,而绿城没有易主前,上半年的业绩显示平均回款额不足30亿。

但5个月后,狗血剧情上演,港交所从中作梗,宋卫平杀回来了,撕毁了白纸黑字写下的商业契约。2014年11月19日,宋卫平突然发布一份声明,整份声明长约2500多字。有一句话特别扎眼,他说“我卖错了人”。

发布会开过了,两家公司都证券市场公告过了,公司架构都调整过了,你说不卖就不卖了?孙宏斌的遭遇比最离奇的小说还要荒诞,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

而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融创和绿城的合作条款里没有违约条款,本来是有的,只是被孙宏斌删掉了。孙宏斌以极其宽松的付款条件,很不过分的要价,挥手告别,只留了那8个字,“老宋,你还是我大哥。”

再一次出手,送150亿救命钱给乐视

像极了对于绿城的雪中送炭,54岁的孙宏斌在乐视危难之时再一次展现了他的仗义侠客气质。

2017年,孙宏斌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贾跃亭的乐视送去了150.41亿的救命钱。有人说乐视和融创是一见钟情的合作,也有人说,这是山西老乡之间的一次救援。

其实,俩人在16年底见了第一次面,谈了七个小时。当时,乐视很缺钱。但贾跃亭没想到的是,对面那个赴约的男人,最后却带来了一个150亿的大礼包。

而在贾跃亭刚刚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时,相隔不到24个小时,孙宏斌就紧接着表态:乐视网是老贾的半条命,也是我的半条命。

接手乐视后,孙宏斌比自己麾下的任何一个人都拼,这也是融创人对他死心塌地的原因。他亲自坐镇,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尽职调查时间长达1个多月。

期间贾跃亭去美国忙乐视汽车的事,孙宏斌就带着他的团队搬到乐视总部上班,元旦也没有休息一天。他说:

如果这次不投乐视,以后乐视不好了,我会难受,觉得就差那么一点钱,不该如此。如果乐视最后变好了,我也会难受,觉得不该错失这样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

历经坎坷,54岁的孙宏斌比任何人都知道那种濒临绝境的无助感,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出手,那是基于理性的思考,更是骨子里的侠骨傲气在引领着他。

孙宏斌本不是天生的战士,但却最终成了战士,因为他想要见到:别人不服气,却干不掉你的样子。

文自新兴产业投资联盟,整理自兽楼处、搜狐、米龙谷、金融界、创日报等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88234.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