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衰落K歌亭崛起,这场用户注意力的争夺战谁是最后赢家

 

 

这批将要来的新人,是K歌亭成败的关键。

 

  未来主义

  “没人会在里面唱一个小时歌,那样太孤独了。” K歌亭出现后,这则评论让人印象深刻。

  它指向的是K歌亭的商业模式。在缺少社交功能(部分社交功能在线上完成)的情况下,唱歌这个需求的频次有多高,能否撑起不断铺开的规模?

  10多年前,KTV是聚会和社交本身。每个走进它的人都有一段独特的KTV回忆:一个全场寂静的瞬间,一句意犹未尽的歌词。灯光朦胧的包间里,抢话筒,聊天,喝酒……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都是后来的故事。

  有别于传统的线下KTV门店,K歌亭单间投放,自助使用,无人值守。亭内空间狭小,只可容下两人,收费不算低,唱歌15分钟需付费20~25元左右。在传统KTV量贩店里,这几乎是一个中型包间的价格。

  2014年刚出现时,迷你K歌亭的发展悄无声息,到2017年,骤然加速。资本疯狂涌入这个不足2平米的亭子。

  行业里玩家众多,咪哒miniK、友唱M-bar、聆嗒miniK、科唱美吧、雷石wow、唱立方……超过20个品牌想挖掘这个小隔间里的商机。

  今年年初,友唱M-bar拿到新三板挂牌公司友宝在线6000万元的A轮融资。友宝是国内最大的自动售货机运营商,渠道管控能力强。今年2月,友宝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5月下旬,友宝以1.2亿元收购友唱及相关高管总计20%的股权,成为厦门前沿(友唱的注册公司名)的100%控股股东。

  移动K歌巨头唱吧则入股了咪哒miniK,将之作为进军线下、用户下沉的工具。唱吧从2015年开始就积极筹备A股上市。分析认为,对正在冲刺IPO的唱吧来说,投资咪哒miniK意在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自动贩卖领域的巨头和线上K歌明星玩家都把布局迷你K歌亭当作冲击IPO的砝码。下场掘金的玩家纷涌而入,迷你K歌亭开到了更多商场和电影院。

  无人值守、去社交化的趋势还与多类线下消费体改头换面相呼应,典型代表有健身房和网吧的新变革。这种深富未来主义商业特色的线下设施的兴起,是人力成本高企和线上流量枯竭共同驱动的结果。

  但对于新兴业态来说,有个问题需要向市场证明:为人服务的设施剥离社交后,特定的需求有多强劲,又能走多远?

  要么社交,要么唱歌

  去年年底,有人在知乎提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不唱KTV了?”这个问题通过钱柜等大品牌的败退反映出来。

  半年多过去了,它有2511人关注,606个回答。网友的回答中提到了多种因素——音乐大环境不景气,休闲方式发生了巨变,移动类唱歌APP出现,品牌商故步自封等。

  行内人的答案更是众说纷纭。做音响的说音响越来越差,做点歌系统的说点歌系统和曲库老旧,做咨询管理的说管理模式混乱,做资本运营的说股权纷争严重。KTV行业老兵、唱吧麦颂创始人严秋朴把一切归结为需求。

  “用户的需求已经发生变化。”他说,而产品形态没有跟上。

  陆续传来的坏消息撕开了KTV行业的伤口,普遍性衰败被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到2015年,钱柜在北京的首家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店面钱柜朝阳门店关门,此后该公司被爆在大陆将只保留一家店面。万达集团几乎同期也将旗下KTV品牌大歌星陆续转让,大歌星这一品牌从万达体系中逐渐消失。

  严秋朴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称,KTV产品提供给用户的核心体验有两种:唱歌和聚会。传统KTV线下店的衰败和新型K歌亭的崛起,都与卡拉ok这一产品形式对唱歌功能和聚会功能的不同满足程度有关。

  一场对用户注意力的角逐正在悄然上演。

  即便走进了KTV包间,角力依然在进行。泛出幽蓝色光芒的智能手机屏幕仿佛一张大嘴,它撕扯和吞噬着用户投向大屏幕和唱歌者的注意力。

  经典的KTV场景越来越向这样一种情景靠拢,一个人注视着屏幕唱歌,其他人低头玩手机。社交功能已彻底沦陷,许多品牌商陷入了恶性循环中。为削减开支,音响效果和曲库的更新不被重视,这让KTV承载的唱歌功能也得不到满足。

  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唱歌和社交,传统线下KTV店在核心体验上一一失守。

  与大型线下KTV关店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手机线上K歌应用唱吧在同期获得D轮融资,估值42.8亿元。唱吧还试图携线上优势变革线下KTV行业。其他同类的应用,如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渗透率也不俗。这些应用把唱歌场景挪到了线上,全民K歌还能关联熟人关系链,从前KTV里的社交功能在线上完成。

  从全面线下到全面线上,这是技术对产业的颠覆。但线上无法承载所有。那些对器材及基础设施建设专业度有要求的部分,通过线上的应用很难得到满足。以手机线上K歌为例,对着手机唱歌,伴奏和音效肯定比不上专业的话筒及音响设备。

  唱吧也试图走到线下。它与麦颂联合打造面向年轻受众的新型KTV唱吧麦颂,就是线上试图影响线下的典型案例。

  唱吧创始人兼CEO陈华曾为之倾注了不少心力。快两年过去后,唱吧曾经看重的线下千店计划并无太大动静。今年年初,它选择了从更小的商业颗粒切入线下,投资咪哒miniK。

  这意味着,要么社交,要么唱歌。唱歌和社交发生了剥离。

  原子化和集装箱

  线上线下都在寻找出路。

  “KTV行业已经到了产品革命性转型的前夜。”严秋朴说,新的形态初见端倪。他离开了唱吧麦颂,新项目HarmoTECH也立足于满足用户的唱歌功能,希望依靠产品体验在新浪潮中占一席之地。

  5月25日,友宝在线就收购友唱股权提交了《北京友宝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资产的公告》。根据公告,友宝在线预计2017年友唱娱乐设备铺设规模达到4万台,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为6.87亿元,预计净利润为1亿元左右。这意味着,友唱的K歌亭平均单机净利润一年在2500元左右。

  而其他渠道的数据中,这个数字更为可观。

  严秋朴对这个业态的盈利前景保持乐观。他用RevPAR(Revenue per Available Room单房平均每日流水)来衡量K歌亭与KTV店面的营收对比。一般在北京的KTV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在500元以上的店面算生意不错,而投放位置较好的K歌亭每日平均流水也能达到500元以上。但二者收入构成并不相同。

  严秋朴分析了二者的区别。

  KTV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包含了房费收入、酒水卖品收入、卡类销售收入等所有收入的总和。而K歌亭是纯粹的唱歌收入,没有高比例和高成本的酒水卖品,没有高人力成本,高装修费用等。一个K歌亭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做到了500元,而在投资回报周期上想要与之匹敌的KTV,单房平均每日流水要超过1500元。

  “国内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超过1500元的KTV凤毛麟角。”严秋朴说,一些KTV店面20个月收回成本就欢欣鼓舞,而投资K歌亭2个多月收回成本的例子不少。

  “不同的地区盈利情况不一样,平均6到8个月可以收回投资。”聆嗒miniK 运营负责人吴冠洁对AI财经社说。

  出生就看到了天花板,这是严秋朴对它的评价。收入的保障来自人流量及转化,选址成了这门生意中最重要的因素。能找到好的投放位置越来越难,而与商业综合体类似的合理投放场景例如游戏广场、电影院等,也基本都已经被各种品牌的K歌亭占领。在激烈的竞争中,最终受益方可能会是强势渠道。

  “这门生意的本质变成了地产生意。”有人这么评价。

  当这些设施布局高度饱和之后,新的问题来了。没有社交功能的场所会吸引足够的人去使用么?用户的社交功能搬移到线上,这些就是全部?

  人是社会动物,群居本能烙在基因深处。这些新生商业形态,基于更高性价比和更低成本的技术性运算,剥离了服务中的人的色彩,仿佛是某种未来主义商业道路的预演。

  至于它指向的方向最终结局如何,那是另一个故事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85932.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